AL_A事務所花了四年時間,完成了維多利亞與艾伯特博物館(V&A Museum)近百年來最大的改建案。

  

建築,是具有可觀賞之外型或有可使用空間的人造物;它的出現除了跟其所在的歷史、文化及景觀脈絡有極大的關係,也有成為審美對象或者是帶有象徵意義的物件的可能。簡單地說,建築的設計跟當時的整體環境所帶出的要求息息相關,也正因為如此,順應時代更迭,歷史建物的改建往往在所難免。

 

其實仔細注意一下,各地常有建物改建的消息釋出,截至目前為止,今年我們至少就看到法國南特美術館(Musée des Beaux-Arts de Nantes)和倫敦泰特現代藝術館(Tate Modern,請參見 Beyondern:鬼才設計師的實體積木:藝術館「加蓋」計畫)的嶄新面貌。

 

瑞士建築事務所 Herzog & de Meuron 今年年初才替前身是發電站的倫敦泰特現代藝術館 Tate Modern「加蓋」一座塔樓,增加了 60% 的展覽空間。Photo Courtesy of Jim Stephenson.
 .
1989 年落成的羅浮宮金字塔入口,是美術館將現代設計融入古典造型改建之先河。

 

最近, AL_A 事務所也完成了倫敦維多利亞與艾伯特博物館(Victoria and Albert Musuem,以下簡稱V&A)的改建。這個號稱 V&A 近百年最大的更新案,花了四年時間,把原先視覺上較為封閉的入口,變成有著大片廣場和地下藝廊的開放式空間。

 

首先,V&A 原本的入口處有著用以遮住鍋爐室的廊柱牆 Aston Webb Screen,AL_A 將柱子間原有的牆面移除,以可開啟的金屬門替代,這樣的設計不單只移除了視覺上的阻礙,也打開了原先密閉的空間,釋放過路行人及參觀民眾的視覺感受。

 

AL_A 將原先的建築清除,向下挖除22500立方公尺的土,打造出有著開闊廣場以及地下空間的新 V&A Museum。拱廊牆 Aston Webb Screen 原本廊柱間的牆面也被 AL_A 去除,改以11座非實心的金屬門,除了能讓過路民眾看見門後的建築及空間,在廣場的民眾也能看見博物館對面的建築和景物。

 

而延續這個開闊感的,是以11000片手工瓷磚打造的廣場 Sackler Courtyard,它除了是世界上第一個以全瓷打造的廣場空間,也是 AL_A 暨里斯本藝術、建築與科技博物館(MAAT)之後,利用相同材質打造的第二個建案(請參見 Beyondern:同河流及城市建立新關係)。接著,廣場旁是有賣店的 Blavatnik Hall 以及位於廣場下的 Sainsbury Gallery,這個有著1100平方公尺的展覽空間除了沒有任何廊柱等障礙,也是目前英國最大的臨時展場之一。

 

Sackler Courtyard 廣場由11000片瓷磚打造,是目前全世界第一座以該材質做成的公眾廣場。Photo Courtesy of Designboom.
 .
AL_A 前陣子完工的里斯本藝術、建築與科技博物館(Musuem of Art, Architecture and Technology, 簡稱MAAT)以 15000片的瓷磚拼湊,打造出能和當地光線還有景色色彩相容的建築。

 

V&A 的改建,從原先博物館所佔的2200平方公尺中,釋出6000多平方公尺的新空間;這樣的結果也延續了AL_A 在 MAAT 所展現的思考:重新定義建築與城市甚至是與大眾間的關係。

 

V&A 從原先佔有的2000多平方公尺中,釋放出6000多平方公尺的空間,這樣的空間反倒在視覺上更加輕盈,重新為博物館、城市及大眾帶出另一種關係建立的可能。

 

Photo Courtesy of Hufton + Crow If Not Specif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