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公袋鼠而言,彼此間的打鬥對於自身在群體間的地位有很大的影響。

 

近距離觀賞野生動物是許多人Bucket List上的目標,坐擁世界最多自然遺產的澳洲理所當然成了旅行家神往之地。被稱為「未知南方大陸(Terra Australis Incognita)」的澳洲因為長期與世隔絕,擁有豐富的生物多樣化;其中不乏許多澳洲的特有物種。一旁的塔斯馬尼亞島因為完善的生態保育聞名,島上獨有塔斯馬尼亞袋鼠雖然知名度不大,嬌小的身形與可愛的長相還是一票贏得鐵粉。丹麥哥本哈根動物園為了讓民眾更認識塔斯馬尼亞袋鼠,特別聘請建築團隊White Arkitekter打造一幢新建築,讓民眾可以近距離觀察袋鼠,卻又不會打擾到牠們的作息。

 

在決定建造新的塔斯馬尼亞區時,動物園遭逢一個兩難局面:「如何打破遊客與動物間的藩籬,卻又不會讓袋鼠感到壓迫?」White Arkitekter替這個問題找到最佳解答,設計了一個鋼材為主結構的木造圓柱型圍欄,讓袋鼠與遊客可以共存,卻不致於互相干擾。團隊以具有熱傳導與微氣溫調節功能的木材包裹圍欄,並以能加溫的混擬土作為地板,提供袋鼠一個可以躲避惡劣天氣的庇護所。木板讓建築與週遭環境更融為一體,而天花板上種植的景天也達到綠化效果。

.
...
遊客可以在圍欄的一側近距離觀察袋鼠。
..
在圍欄的另一側。
...
Photo Courtesy of Signe Find Larsen

...

沒有柵欄的阻隔,White Arkitekter以袋鼠可以接受的條件,放遊客在這與牠們近距離互動。圍欄的內部分為許多區塊,能開放或阻擋遊客與動物接觸。其中一個有陡峭壁板的空間是隔離染病袋鼠的區域,另一個則是帶有閘門的出入口,讓遊客可以在袋鼠無法趁機逃離的情況下進入圍欄。圍欄的木板門可以向後折,讓建築與一塊佈滿伐木造景的草皮空間接壤,空間看起來更加寬廣。

 

White Arkitekter聰明的空間利用,著實拉近了人與袋鼠的距離。除了近距離搖滾區,團隊在不遠處以低矮柵欄圍出一方只有袋鼠才可進入的戶外空間,人類只能從外面靜靜觀賞牠們的動態;最後方的區域則是保留給害羞的袋鼠,讓牠們可以躲避人類的紛擾安身休憩。漸進式的安排,滿足不同個性袋鼠的生活喜好,也提供遊客多重角度觀賞袋鼠。

 

 

Photo Courtesy of Signe Find Larsen

.

這已經不是哥本哈根動物園第一次邀請建築團隊打造動物家園。2008年夏天,倫敦建築團隊的Foster + Partners比照大象行為學設計的大象屋盛大開幕。由於公象在野外有突然離開象群獨自遊走的習性,兩粒巨大的玻璃圓頂圍欄充分提供公象離群索居時休息空間。同時,輕量的玻璃圓頂採光極佳,營造一股與傳統動物圍欄封閉感大相徑庭的開闊感。

 

 
哥本哈根動物園也曾上傳園內袋鼠,於夜間在 White Arkitekter 所設計之休息空間內打鬥的影片。
.
White Arkitekter成立於瑞典哥德堡,至今已有六十年歷史。獲獎無數的他們在瑞典、丹麥、挪威與英國都有事務所,承包斯堪地那維亞地區的建築設計。去年夏天,White Arkitekter在法羅群島以一座斜坡上的永續建築設計「The Eyes of Runavik」,獲得Nordic Built Cities Challenge Award(北歐建造城市獎)。團隊也曾在瑞典謝萊夫特奧(Skellefteå)、以建造一個作為文化中心與旅館的木造大廈計畫「Kulturhus i Skellefteå」,獲得謝萊夫特奧市府的設計比賽。相信設計力十足的White Arkitekter會持續將北歐極簡的自然美學發揮得淋漓盡致,給我們耳目一新的建築設計。

 

 

Source : Dez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