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r 和 Gensler 設計工作室也將步道旁規劃為無車的行人專用區,同時規劃出融合原本立史文化景點以及商店餐廳的綠化街道,將海濱地區還給人民。

 

不曉得各位最近臉書的塗鴉牆上,有沒有出現原住民夜宿凱道,希望各界重視原住民傳統領域的訊息?不論你我的立場是什麼,這次的事件讓我們不能不注意到國家治理與土地使用之間的幽微而複雜的關係:如何在公、私有和公共利益之間取得最大的平衡。

 

在台灣,或許我們還需要一點時間才能看見傳統領域的議題發酵;但在伊斯坦堡,一場還道於民的海濱開放戲碼正在上演。

 

這個叫做「加拉塔橋港」(Galataport)的整體規劃案,由Dror和Gensler兩間設計工作室共同承攬,計畫將伊斯坦堡博斯普魯斯海峽(Bosphorus)岸邊原先關閉的、長1.2公里的步道及周邊區域還給所有的用路人。

 

Dror和Gensler設計工作室在伊斯坦堡的「加拉塔橋」(Galataport)規劃案,計畫將原先關閉的步道和周邊區域還給所有的用路人。

 

這個計畫位於伊斯坦堡老城區的對面,占地共11萬平方公尺,包含了 Karaköy 和Salıpazarı 兩個碼頭及許多歷史、文化地標,例如伊斯坦堡現代藝術博物館(Istanbul Modern Museum)以及努斯瑞蒂耶清真寺(Nusretiye Mosque)。這區有個正在營運中的遊輪碼頭,基於安全考量,這區岸邊及建物之間的步道空間常年對外關閉。

 

這個規劃案牽涉到1.2公里的海濱步道及11萬平方公尺的周邊區域,位於伊斯坦布爾海峽(Bosphorus)、老城區的對面。

 

面對這樣的困境,Dror 和 Gensler 找來另間設計公司 BEA,協力開發出液壓步道和舷梯系統,實現人流、物流接駁業務地下化。

  

當船隻停泊時,步道的地面會升起變成具保護作用的週邊牆壁,同時舷梯也會從地面升起;人流物流將會導至地下化的碼頭。

 

未來當船隻停泊時,步道的地面將會升起變為牆壁,保護也從地下升起的舷梯,而乘客、物品則經由舷梯到達建於地下的碼頭。整體來說,新的步道舷梯系統只佔了3.5公尺的面積,約有6萬平方公尺的空間回歸給所有行人。

 

一個融合居民與自然、文化與生活的海濱地區如焉誕生。

 

創新的步道和舷梯系統僅會占用地面3.5公尺的面積,包含周邊區域將能釋放出6萬平方公尺的面積給所有的用路人。

 

Source: Design Boom, Photo Courtesy of Dror and Gensl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