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設計博物館(Design Museum)耗費八千三百萬英鎊的大規模改建於上個月完工,特地讓民眾免費參觀入場,欣賞極簡之父,英國建築師John Pawson的最新力作。焦點轉回今年夏天,Pawson其實也替柏林的私人基金會打造一座別具風格的博物館,展現極致的簡約美學。

 

 
Photograph by def image.

 

德國收藏家德希雷.弗爾睿(Désiré Feuerle)所珍藏的中國王室家具及各式東南亞藝術作品,全都在這個位於柏林的博物館,這棟在七十年前曾是二次世界大戰軍事通訊碉堡的建築,John Pawson不但沒有打掉重蓋,甚至以巧妙的手法,將其化身既融合時代意義又能完美展示古典的藝術空間。「這當初是一位工程師建造的,因此有很精準的比例設計,我們完全不想做太多改變。」Pawson表示這對他來說是一大挑戰,光是去除樑柱、天花板及牆上的塗鴉、污塵就花了團隊整整兩年的時間。

 
 
Photograph by def image.

 

不過這慢活的工程確實值得,總計佔地6480平方公尺,除了兩大主要空間外,還有三大令人驚艷的主題展廳,分為Sound Room、Lake Room以及Incense Room。Pawson另外讓地下室的柱子及天花板外露,展現舊時代的意義。進入Sound Room前得先將手機關機,展廳播放的是John Cage為了配合極簡主題所譜的旋律,為的是要參觀民眾能專心地看展,不受旁騖干擾。別具特色的Lake Room則是場美麗的錯誤,由於位處低窪,因此只要下雨就會淹水,然而積水形成的鏡面,卻意外為展間增添風采。「我們發現淹水時格外地漂亮,湖面映照著柱子,就像伊斯坦堡著名的地下水宮殿(Basilica Cistern)」於是Pawson決定打造人工水體,並透過地熱式幫浦以達到增溫調節的功效,是相當精緻的智慧設計。最後來到Incense Room,Feuerle將兩千年前中國傳統的燒香儀式搬到展間,而Pawson則為這裡放置了雙面鏡,當遊客沈靜在線香幽靜平和的氣氛時,也能同時觀賞室外的空間。另外透過由東非黑黃檀手工打造的線香桌椅組,完美結合東方傳統文化及當代極簡藝術。

 
Photograph by Gilbert McCarragher.
 
 
 
Photograph by def image.
 

弗爾睿博物館不譁眾取寵,沒有大量採光的明亮設計及昂貴的建材,從入口到主要展廳這段空間,甚至沒有自然光的照明,取而代之的則是幽暗與沈重的氣氛,跟過去Pawson的作品有些許區別,這次他希望的是透過細微的改造,讓整體空間的質與量提升,企圖保留碉堡豐富情緒的特殊氛圍,讓民眾將注意力全放在作品上。與藝術品的主人理念一致,Feuerle希望的正是如此,「我的目的是想做點不同的事,現代的節奏實在太快、太商業了,因此我很強調重質不重量的想法。」孰輕孰重的極簡主義,John Pawson再度以他的智慧及巧思成就精美作品,為當代建築增加更多新意,這條大師級的建築之路雖然踩得重,卻以輕盈自在的步伐繼續邁進,給人驚喜。

 

Source : Dez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