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出版社「自由國民社」自1984年開始,於每年的121日公布該年度的「新語、流行語大賞」,揭露該年度在日本社會中引起熱議的詞句,內容遍及各層面。其中「保育園落ちた 日本死ね」(保育園申請落選,日本去死)不僅被選為2016年的top十大金句,更在這過激卻也直白的話語中透露日本育幼制度面臨的問題。

 

托育所因為在園時間較幼稚園長,且更為彈性,成為日本職業婦女的幼兒托育首選。然而日本現在卻面臨托育所數量不足的窘境。

 

日本的幼兒托育機關主要為幼稚園及托育所。幼稚園的對象是3歲以上學齡前孩童,在園時間較短,孩童的媽媽多為全職主婦。托育所則從1歲到學齡前孩童皆有,在園時間彈性,協助職業婦女照顧孩子。幼保分離看似創造彈性,提供不同家庭適切選擇,不過在社會環境變化下,女性孕後回歸職場的比例增加,帶動托育需求。然而在托育所數量不足下,造成大量「待機兒童」的出現,「保育園落ちた 日本死ね」完美反映日本父母對政府處理育幼制度不力的怒喊。

 

若制度上無法為父母增加托育的可能性,那從托育院建築本身下手,便是另外一個解決之道。木下昌大建築設計事務所(KINO Architect)於東京杉並區下井草這個寧靜的住宅區,設計建造了一棟名為「天空與大地」的托育所,透過建築設計,協助育幼院不足的現實問題。

 

托育所「天空與大地」由 KINO Architect 操刀,三層樓高的建築有著迷人的室外樓梯與空間設計。

 

「天空與大地」這座三層樓建築的最大特點,在於有著橫貫建築前後的開放大廳,不僅增加孩子們的活動空間,提高育幼人數的限制,也讓孩子的熱情能量得以在環境中獲得無限釋放,同時透過長型空間的設計,將孩子的喧囂於環境中消解,避免干擾一旁寧靜的住宅區。

 

橫貫前後的的開放大廳,增加孩子們的活動空間,也能降低孩子喧囂的音量,不至於干擾到鄰近住宅區。

 

天窗與側窗不僅擴充了空間感,也將自然光導入,讓孩子與保育士皆能沐浴如暖陽之中。 

 

這座大廳的另外一個特色,是和瑞士藝術家 Hans-Peter Kistler 合作設計的天窗,不僅擴展了大廳的空間感,同時也讓自然光灑落,使每位孩童與保育士皆能沐浴在天空之母的溫暖懷抱。此外,天窗旁的彩繪側壁,在顏色選用上結合周圍建築物屋頂的顏色,提升育幼院與周圍社區的歸屬感,也增加一般民眾對日本育幼制度的重視。

 

孩子是未來的主人翁,廣袤的天空與堅實的大地,不就是他們最應該恣意奔放的地方嗎?

 

位於鬧中取靜的東京住宅區,「天空與大地」雖有非傳統的建築特點,卻不至於與周遭建築物衝突,十分符合當代日本建築的概念與美學。

 

Photo by of Kai Nakamu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