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建築巨擘 Ricardo Bofill 位在巴塞隆納工作室兼住家 RBTA,是座以水泥工廠為基底、現代主義的建築語言改造,具有濃厚加泰隆尼亞地方特色的現代建築。

 

如果擁有一座建於一次大戰之後、佔地3000平方公尺的廢棄水泥工廠,你會怎麼利用?想辦法趕快脫手?等政府都更?還是先放著反正台灣古蹟會自燃(喂)?1973年的某天,西班牙建築大師 Ricardo Bofill 在巴塞隆納近郊遇見了這樣的一座工廠。他既沒有轉賣、等待都更或者放任不管等它自燃,而是依據工廠原有的建築風貌和建材,把它重新整建成工作室 Ricardo Bofill Taller de Arquitectura(簡稱為RBTA)的總部和他自己的住家-「工廠」(La Fábrica)。

 

.
今天的 La Fábrica 綠意盎然,不說還真的很難聯想到昔日是一座水泥工廠。

 

1963 年,年僅 24 歲的 Bofill 在巴塞隆那創立日後享譽國際的 RBTA 工作室,在他的帶領下,工作室一直以「記憶─未來」(Memory-Future)當作思考主軸;一方面參考當地的歷史、建築的經典構成或者是傳統的建築方法,另一方面則是以滿足未來居民的需求為前提,在風格與建造程序上進行想像與創新。

 

.
.
工作室處處保留以昔日建築為出發設計的細節,如水泥儲槽(Cement Silo)等結構都還保留在建築內,成為裝飾的一部分,留存著屬於這棟建築的專屬記憶。

 

RBTA 兼具地方風格和理想性的建築風格並非一天造成的。自開業以來,風格約略歷經了3階段的轉變:首先是 60 到 70 年代的批判性地域主義(Critical Regionalism),這個時期的作品充滿了風土建築特色,以當地建材、傳統建造手法以及符合地方特殊需求為出發點,搭配幾何邏輯進行空間的組合與配置,La Muralla Roja 和 La Fábrica 便是 RBTA 這個時期的代表作。(參見Beyondern:La Muralla Roja 紅牆烏托邦 現代主義下的地域美學

 

La Muralla Roja,位在西班牙 Calpe、保有當地建築特色的烏托邦式住宅建築。  Photo Courtesy of  Andrés Gallardo

 

在接下來的 70 至 80 年代,RBTA 開始轉往巴黎參與社會住宅和都市計畫;採取現代古典主義(Modern Classicalism)的作法,工作室以現代的工業技術重新思考古典的形式和比例,並將這些符號元素用於為未來建造的建築上。Les Arcades du Lac 和 Les Espaces d'Abraxas 便是這個時期作品的最好例子。(參見Beyondern:被遺忘的烏托邦

 

Les Espaces d'Abraxas. Photo Courtesy of Laurent Kronental
.
Les Arcades du Lac. Photo Courtesy of Laurent Kronental

 

最後是從 90 年代到現在,雖然看似背離原初以風土建築為主的風格,RBTA 工作室還是保留了對當地文化的重視,並在設計思考中加入對建築功能性和鋼鐵科技的考量;兼具日式風格和功能性的資生堂總部大樓(The Shiseido Headquarter)讓我們清楚理解 RBTA 工作室這樣的折衝。

 

位於東京銀座的 Shiseido Headquarter 是 Ricardo Bofill 較近期的作品。

 

至於工作室與廢棄水泥工廠的相遇,則要回到 1973 年。這間建立於加泰隆尼亞第一次工業化時期的廠房,當時為了因應生產線需要有著一連串的擴建;這些因應需求而一次次加添上的元素除了讓這間工廠建築有著風土建築的特色外,也讓不同的視覺與美學風格匯聚於此:不知通往何處的超現實主義(Surrealism)樓梯、巨大得不成比例而顯得毫無用處的空間、建築如粗獷主義(Brutalism)的粗糙加工和質地等等。

 

.
工廠在一戰過後因為多次的擴建,建築體融合多種包含超現實主義、粗獷主義等元素,Ricardo Bofill 以此為基底,破壞部分結構,建構工廠以此為框架的新生命。

 

這些矛盾粗野且具風土建築的特質讓 Bofill 與工作室決定要以雕塑藝術品的方式改造這間工廠。首先,他們破壞部分結構,以電鑽和炸藥找回先前被水泥封死的空間,重新發現建築本身的形式語言。接著,他們綠化環境,在工廠屋頂和廠房週遭種上植物,讓綠意圍繞整棟建築、讓自然走入生活。

 

周圍植滿綠意盎然的植栽,不僅綠化環境,也實現了城市花園的概念。

 

最後,他們廢除廠房原有功能,重新設定這些空間和結構的意義。因此,「工廠」(La Fábrica)不再只是一座廠房,它有了當作會議或展覽空間的「教堂」(La Catedral)、原先為倉桶的「工作室」(The Studio)、是家居空間的「住所」(The Residence)還有可充當休閒空間的「花園」(The Gardens)。

 

.
.
室內光明几淨,畫架與盆栽妝點著環境,設計感從微小的地方冒出芽頭,在工廠內蔓延而生。 
 

50 年過去了,Bofill 僅保留了加泰隆尼亞一戰後的建築和風格,他從未停止的裝飾或改建也讓「工廠」變成了他個人的生活史。建築不停改變的物質性留下生命現在的軌跡,也留存了過去的痕跡及面對未來的姿態;這樣豐富的人文內涵正是建築之所以重要的原因:一顆滿載過去、現在與未來生活樣貌的時光膠囊。

  

Photo Courtesy of Ricardo Bofill Taller de Arquitectu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