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師Laurent Kronental 解釋其創作理念,如何在日常的體驗中發掘這些叫建築的美、以及其超越現代建築的想像空間。

 

在巴黎,沿著舊城牆築起的環城快速道路(Périphérique)圈起了蝸牛殼狀螺旋擴張的巴黎市區。超過220萬人口居住在10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面積不到台北一半,人口密度卻高出台北一倍。身為全球四大都市與歐洲最大都會區,巴黎在政治、經濟與文化上有著重大影響力,藝術、娛樂與時尚也在此活躍。吞吐著龐大人流,「白晝熙來攘往,入夜燈火闌珊」是我對巴黎的第一印象。巴黎居,大不易,市中心的房價水漲船高,月租800歐只能求得艾菲爾鐵塔旁頂樓一間十坪不到的小空間。一張平躺的沙發床佔據空間的三分之一,沒有門隔著的馬桶杵在床邊,電梯到不了的樓層只能夠走後方逃生梯。這是今日巴黎,從戰後人口增長以降懸而未決的居住景象。

 

二戰之後,巴黎的人口急速成長。短短20年間,巴黎都會區多了250萬人。面對戰後嬰兒潮、移民潮與殖民地歸國的海外僑民,法國重建部(現已改為住建部)在1953年規畫每年蓋24萬戶社會住宅;急遽都市化的巴黎在往後的三十年間起了許多大型住宅,解決人口激增帶來的居住需求。

 

有別於市中心巴黎改造時期的古典風格,這些座落城市邊陲的集合住宅體積更龐大、建築手法也更現代,以符合當時的建築潮流。巴黎人稱這些造型古怪的住宅群「Les Grands Ensembles」,意思為巨大的集合體。時過境遷,這些曾經緩解過巴黎居住問題的大樓多已年久失修,年輕人被更符合時下居住潮流的新式建築吸引,紛紛離開自幼成長的家,獨留那些上了年紀、被戲稱為「都市化老兵」的第一代住戶守著老巢,見證著Les Grands Ensembles的繁華與凋零。

.

.

年老滄桑的面孔,是Laurent Kronental呈現這系列作品重要的元素之一,不是為了矯揉造作,而是因為他們是這些蕭瑟建築中,僅存與遊蕩的主要居民。
.
Photo Courtesy of  Laurent Kronental
.

Les Grands Ensembles的建築手法多為現代與後現代意識形態的表現,如今,這些曾經讓人印象深刻的獨特造型已顯得過時。空蕩的迴廊、斑駁的牆,偌大的空間蕭瑟淒涼,這些曾經住滿人的建案如今已被社會遺忘,常被媒體汙名化為失業、罪犯與邊緣人的溫床,許多也已經被政府規劃拆除或重建。

 

然而這樣的背景深深吸引著巴黎出身的攝影師Laurent Kronental,激發他創作名為《Souvenir d'un futur》(未來的追憶)的攝影計劃。Laurent常常行經住家Courbevoie附近名為「Les Damiers」的階梯狀大型住宅,這些被他稱「Retro Futuristic(復古未來感)」的金字塔型建築在他眼中極其美麗,成為他靈感的濫觴。自2011年起,他開始走訪巴黎郊區的Les Grands Ensembles,探尋這些被眾人遺忘的烏托邦。

 

利用清晨和傍晚的時間進行拍攝,Laurent Kronental 的作品散發出一種末日後的沈靜,經常空無一人的畫面,在粉色的天空底下,更顯得落寞。
.
.
.
.
Photo Courtesy of Laurent Kronental.
.
透過建築攝影者愛用的4X5相機鏡頭,Laurent Kronental捕捉著被他稱為「高齡社會的詩意」的吉光片羽,顯影成一張張結構性強、深具故事張力的迷人影像。他不僅拍攝建築,也拍攝仍居住於Les Grands Ensembles的居民,企圖營造一股在後世界末日的平行宇宙中,年邁居民是這些巨型空城最後倖存者的感覺。Laurent認為居民是土地與建築的記憶,透過真摯的影像,他想帶給污名化Les Grands Ensembles的社會一個新觀點。
 

.
.

Photo Courtesy of Laurent Kronental

居民蒼老的臉孔與現代化的建築形成反差,昔日烏托邦式的住宅概念更是與今日反烏托邦的淒涼景象形成強烈對比。Les Grands Ensembles是時代下的文化遺產、也是巴黎人的共同記憶,面對將至的改變,Laurent Kronental的攝影集《Souvenir d'un futur》將會是未來對於Les Grands Ensembles僅存的追憶。

  

Photo Courtesy of Laurent Kronental

...

給建築愛好者的小後記:

由於巴黎地狹人稠,Les Grands Ensembles多座落在郊區。位在巴黎19區、如花苞由下往上綻放的Les Orgues de Flandre;位在Montigny-le-Bretonneux,建於湖上的Arcades du Lac;位在Noisy-le-Grand的Les Espaces d'Abraxas有著巨大的凱旋門;位在巴黎西郊南特爾(Nanterre)的Cité Pablo Picasso彩繪外牆與圓筒建築十分藝術;另外在Ivry-Sur-Seine、La Defense等地也有這類集合住宅,如果有機會到巴黎,不妨抽空拜訪這些人去樓空的建築體,在他們走入歷史之前,與曾經的烏托邦見上一面。

.

.

.

Source : Creative Bo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