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日本設計師森下陽 Yo Morishita / amp 事務所設計的洗衣店 Lavano 將等待洗衣的時間轉化為社區參與的動力。

 

自助洗衣店無非是現代社會的寂寞具象,在夜色墨黑時分,自城市一角滲出森冷的白光輕輕招引。它純粹功能性的存在,銀貨兩訖的交易,使用完畢便毫無依戀地離去,一丁點的感情都不牽涉,使得洗衣店總是散發一種此地不需久留的氛圍。人來這裡只懷著辦正事的意圖,在洗衣機規律運轉的聲響裡,幾個熟面孔挨著各自的心事坐著,那般百無聊賴的消磨,倘若 Edward Hopper 還在世,洗衣店肯定要在他畫筆下成為孤寂的新符號。

 

本質為洗衣店,Lavano 透過空間運用複合多項設施,使等待洗衣的過程充滿更多可能。

 

這樣缺乏樂趣的等待,反成了日本建築師森下陽(Yo Morishita)思考的切入點在濱松市郊打造一間全新概念的洗衣店「Lavano」,將枯燥乏味的家務與優雅閒適的咖啡廳結合,藉由看似衝突的兩種空間,賦予洗衣店更多樣化的使命,顧客亦得以從視洗衣為日常庶務的傳統觀念中跳脫

 

有別於傳統洗衣店的了無生氣,森下陽的設計旨在兼容家居的舒適感和洗衣店的實用性採用大片玻璃讓日光得以穿透而入,並使空氣自由流通,創造一處更友善的空間。森下陽解釋道,人們在咖啡廳的這一頭能夠從事相當多的活動,包括購買跟洗衣有關的雜貨、農人寄賣的蔬果和麵包等等,透過將社區內的各項活動整合到這個空間,Lavano 就像是一個社區居民的社交場所

 

結合咖啡廳、遊戲空間、商店、農夫市集和洗衣店,Lavano 讓洗衣服不再只是無聊的漫長等待。
大片窗戶與開放式的空間設計促使日光和空氣在室內自由流動。
 

無獨有偶地,早在2014年,一間洗衣店和小酒館複合式空間便在曼哈頓的東村開幕如今雖已歇業,但據傳另一種洗衣店和咖啡廳綜合體已悄悄在布魯克林區的威廉斯堡現蹤

 

自助洗衣店是經濟活動的高度分工下的產物,而美其名的各司其職,表面上創造了令人讚揚的高效率,卻也同時是導致人際關係疏離,以及我們對於生活想像力薄弱的根源。Lavano給我們的啟示是,為什麼洗衣店只能是洗衣店,是因為任何無法突破的限制,使他絕不可能是其他場所,還是我們先入為主地認為他只能是洗衣店?這是一個對現狀最佳的質問角度,所有的理所當然背後,都有蠢蠢欲動的變革在等待觸發

.
與建築融為一體的長桌與長椅可將手推車收納於其下,以創造出更多的休憩空間。
.

Lavano 不僅滿足實際的洗衣需求,同時亦促成人與人之間交流溝通的契機。

Photo Courtesy of Kenta Hasegaw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