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基督教或天主教至今仍然不是台灣的主流宗教,但不曉得從什麼時候開始,教堂似乎成了國內觀光的「亮點」之一。近年來,許多名為教堂的打卡熱點出現,像是知名的嘉義高跟鞋教堂、台南水晶教堂或是高雄彩虹教堂,這些不具宗教意義,僅僅有著特殊造型或只是象徵禮拜堂空間的建築體,應該真的只是為了吸引人潮打卡拍照而出現的存在吧。

 

那麼對所謂的西方國家而言,教堂是怎樣的存在?它的設立或者改建又被賦予了什麼樣的期待?

 .
來自波札諾(Bolzano)當地的 Messner Architects 建築事務所,從五十年代開始,就陸陸續續著手改造位於佛洛伊德步道(Freudpromenade)上的聖若瑟(St. Joseph)教堂。

 

在義大利波札諾(Bolzano)森林裡的佛洛依德步道(Freudpromenade)上,有間小小的聖若瑟(St. Joseph)教堂,長久以來,無論是對過路人或者附近居民來說,這個小地方都是令人神往、能淘洗心靈的處所。在不破壞原有結構的前提下,為了吸引更多人進入這個禮拜場所,從五十年代開始,這間小教堂找來 Messner Architects 建築事務所,陸陸續續著手進行改造。

 

Messner Architects 先將聖壇後方的牆面打開,除了讓教會內部能看見窗外隨季節變化的風景,從外部也能看見內部的模樣,似乎教會不再封閉,而是融入景觀中,歡迎任何人的空間。

 

首先,Messner Architects 在聖壇後方的牆上開了個矩形的窗口,這個對外敞開的口不單只是將窗外隨四季變換的風景帶入室內;從教堂外部看,這個藏在林中的教堂也像是融入了景觀之中,原本因為封閉的牆面所畫出的界線也因為這樣的改變而變得模糊。

 .
Messner Architects 也將原先沒有使用的閣樓改建成對外敞開的祈禱室;拆掉了原本的支撐結構,除了以三個三鉸拱支撐空間,Messner Architects 也利用其他材料披覆,藉以穩固建築結構。
 .
在建築的細節上,Messner Architects 也做了不少改變。例如將祭壇和內室原先的高低差用木造斜坡填補起來,天花板的波紋造形亦跟著相互呼應;除了消除空間中舊有的斷裂,也增添了整個景觀的圓滑舒適感。

 

另一個重大改裝,是將靠近正門這側的閣樓,改建成可供人冥想靜心的祈禱室。Messner Architects 除了以面向教會前面廣場開放的玻璃窗替代原本封死的牆,也拆除了原先閣樓內的支撐結構。以三支三鉸拱代替的結果反倒讓祈禱室的整個空間彷彿失去重量的束縛,向外也同時向天空以及神聖敞開。

 

或許教堂就是這樣子的地方吧?歲月靜好,而它永遠在那裡敞開著,向著眾生、向著天地。

 

閣樓的部分除了向外敞開之外,利用木材結構,Messner Architects 也將閣樓最外圍設計成像是六角星又像是十字架的形狀。在這樣的改造之下,不單有了對森林景觀敞開的窗口,同時也有向天空打開的祈禱室;這樣的開放性或許正是教堂真正期望的:向眾生、向天敞開。人與神之間的關係也該是如此,相互敞開而非壁壘分明,不相往來。
.
Photo Courtesy of Davide Perbellin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