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uis Vuitton Cruise 2018 將秀場拉到位在京都近郊深山內的美秀美術館,將日本元素與美學融合到妝容與服裝設計之中,與山林景致及建築形成極美的畫面。

 

深山、峽谷、隧道、吊橋。當 Louis Vuitton 宣布 2018 Cruise(度假系列)時裝秀將辦在京都時,我還沒意會到秀場會在京都近郊的深山裡。在看到時裝周影片時,一股熟悉的感覺油然而生。當畫著日本武士妝容的模特兒緩緩步出長長的山洞,穿過洞口的弧形結構,踏上橫跨峽谷的吊橋時,兩旁散起的乾冰彷彿山嵐繚繞,引領著她們進到另一個世界,在綠樹蔥蘢、山高水深的峽谷上空縹緲而空靈。我見過這般風景,十幾年前去日本時曾兩度造訪這片秘境。那是位在京都近郊,滋賀縣深山裡的美秀美術館(Miho Museum)。

 

穿過長長的隧道,越過吊橋,眼前現代風格的日式傳統建築就是位在滋賀縣深山秘境的美秀美術館。
 
初秋,隱身於紅葉與綠樹之後的美秀美術館。

 

開業於 1997 年,群山環抱的美秀美術館座落於滋賀縣甲賀市信樂町的自然保護區裡。即將於今年十一月迎接開幕二十週年的它是知名華裔建築師貝聿銘(I.M Pei)的作品。上個月剛過百歲生日的貝聿銘雖然在美國受建築教育,卻仍保有東方傳統的美學素養與文化底蘊。被譽為「現代主義建築大師」的他擅長以光線「設計」建築,並善用玻璃、鋼鐵、石材與混擬土,將建築與自然空間巧妙融合。舉凡貝聿銘的知名作品—巴黎羅浮宮的玻璃金字塔、香港中銀大廈與台中東海大學的路思義教堂—都能見到這樣利用玻璃折射,讓室內充滿自然光的設計,坐擁山林的美秀美術館亦然。

 

巴黎羅浮宮的玻璃金字塔是貝聿銘十分知名的作品,「以光線設計」的最佳範例。貝聿銘利用大面積的玻璃折射,讓光線自然點亮地下空間。

 

香港中銀大廈也是貝聿銘知名作品。 Photo Courtesy of Bloomberg.

 

於 1963 年落成的路思義教堂是東海大學的地標,也是出自貝聿銘之手。

 

美秀美術館是宗教團體神慈秀明會創始人小山美秀子創辦的私人美術館,館藏多為她生前的個人收藏。基於將環境、藝術與建築本體自然調和的理念,小山秀美子聘請貝聿銘操刀設計。深受東方文化啟蒙的貝聿銘以陶淵明《桃花源記》為發想,設計一座東西美學合璧的人間仙境,這片位在京都近郊的山林,正是貝聿銘心目中世外桃源。

 

位在自然保護區裡的美秀美術館,在建造時遭逢諸多如建築物高度、坡度以及地上面積須與山勢及地貌吻合等限制。為了融建築與週遭環境為一體,美術館有 80% 的空間都位在地底。由於開挖地下空間昂貴、耗時且對自然環境破壞大,貝聿銘與建築團隊先將美術館建好,再將泥土覆蓋上去,並將建造期間移走的樹木植回,恢復山林的原始風貌。以逆向的建築思考,在方正的規矩之間畫一個圓。

 

由於位在自然保護區內,美術館在建造初期遇到諸多如地上面積、高度、坡度與建築色調等限制,因此美術館有80%空間都在地下。 

 

除了建築本體的難題要克服,團隊還必須開一條路,才能將遊客領到這片美麗而偏遠的山谷。他們先在山林間闢了一條聯外道路,鑿出一孔隧道,並在山谷之間搭起一座吊橋。這段漫漫山道,就像是藝術品一般,帶領我們進入另一個未知的彼方,待到步出洞口的那個剎那,無疑是像陶淵明筆下的武陵人,抑或是貝聿銘初見這片桃花源時那樣豁然開朗。

 

為了重現桃花源記所述情境,貝聿銘在山林土方之間,鑿了一孔和諧的圓。他特地將隧道設計成彎曲狀,讓人無法一眼望穿隧道盡頭。這般若隱若現、似有似無的朦朧感,延長了桃花源給人的驚喜與期待。牆面上的無數小孔則吸收著回音,即使走在山洞裡也能享有片刻寧靜。橫跨山谷的吊橋以不破壞環境與美景為原則,採斜張橋設計。沒有深入谷底的橋墩,純粹用鋼索的力量拉起整座吊橋。44條鋼索從洞口發散,射向天空,將藍天切成一弧橢圓,替原始的山林添了點現代感。

 

通往美術館的隧道設計成微微的彎曲狀,讓彼端的美術館在洞口盡頭若隱若現,使訪客對似有若無的未知產生期盼。Photo Courtesy of Jeffrey Friedl.

 

44 條鋼索從洞口射向天空,支撐起整座吊橋。圓環仿若一件藝術品,將天空切成一弧橢圓。Photo Courtesy of Jeffrey Friedl.

 

入夜後的吊橋,帶領遊客前往貝聿銘心目中的世外桃源。

 

露出地表的設計取材自日本傳統的町屋風格,町屋樸實的造型以及尊重環境的建築哲學與美術館理念十分契合。入口「夢之門」以中國園林常見的月洞門為靈感設計而成,在四方的門框之間畫一個圓。步上石階,進入「夢之門」後,放眼望去,眼前那片落地窗框住了窗外枝枒崎嶇的赤松、綠葉以及遠方綿延的山巒,彷彿一幅山水畫,讓人春風沉醉。屋頂三角形幾何的玻璃天幕很有貝聿銘的個人風格,鋁合金的框架與木質遮光板,讓穿透過的日光舞動光影的瞬息萬變。牆面採用與巴黎羅浮宮金字塔內部相同的淡土色石材,呼應自然地景。整座美術館都能見到貝聿銘精緻而優雅的建築細節。

 

美術館的地上層以日式町屋方式建築而成,入口的圓門靈感取材至中國園林常見的月洞門。Photo Courtesy of Jeffery Friedl.

  

(左) 由夢之門向外望去的吊橋與隧道 (右) 光線透過三角窗照射進室內,在展品及牆面投影出瞬息萬變的光影變化。

 

牆壁採用如羅浮宮金字塔內部的淡土黃色石灰岩,與地景的色調更為融合。Photo Courtesy of Jeffery Friedl.

 

落地窗外枝枒崎嶇的赤松、綠葉以及遠方綿延的山巒,構成一幅天然的山水畫。

 

「復前行,欲窮其林。林盡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彷彿若有光。」時間太久,關於美術館的細節我早已遺忘,但我永遠不會忘記在若隱若現之後,從那條長長的隧道,望向彼端那幅畫面。美術館在山林之間美的令人無法想像,就如同桃花源記描述的那樣,在洞口隱約閃爍的微光,彷彿真的是座人間天堂。

 

.
「忽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中無雜樹,芳草鮮美,落英繽紛。漁人甚異之。復前行,欲窮其林。林盡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彷彿若有光。」春櫻盛開的季節,冶豔的櫻花粉紅了整座山道,彷彿真如陶淵明詩中所描述的桃花源一般,讓人驚嘆。
.
Photo Courtesy of Miho Museum If Not Specif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