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Studio UNIT 打造的十字冰室,以五零年代風靡全港的冰室作為設計靈感,帶二十一世紀的我們走返美好的香港經濟正開始起飛的花樣年華。

 

座落於西營盤新興住宅區中,Stuido UNIT 以其兼容並蓄的設計風格打造出十字冰室,帶領我們走返美好的五零年代。十字冰室主打香港本地的乳品品牌,取樣五零年代全城風靡的冰室為設計靈感,作為西方美食在地化及庶民化的載體,冰室無疑是足具代表老香港的產物。然而,在快速的商業化及都市更新之後,冰室正急遽消失中,其所承載的文化及集體記憶亦隨之逝去。

 
向入口望去,左邊是富有流動感的壁畫,右邊則是以傳統書法寫成的菜單。

 

正因深信在瞬息萬變的城市地景中保存冰室文化的重要性,Studio UNIT 在活化這歷史悠久的乳品品牌之餘,同時保留其經典形象,此舉亦和賦予冰室更現代的意義並行不悖。設計師們首先通過萃取冰室的基本特色,鎔鑄工業元素當中常見的金屬水泥不鏽鋼漆磚等質地,作為翻玩概念的起手式。以白黑為主的色彩運用,則是採樣自牛奶罐的原始設計,顛覆了老冰室的選色原則。

 

色調主要由黑白紅組成,紅色凸顯出十字冰室的主要特色。

 

團隊特別邀請以強烈而流動的線條見長的藝術家 Alana Tsui 創作店內壁畫,其黑白風格的作品相當適合十字冰室的基調。她透過將牛奶倒入漩渦中的抽象手法,擬仿撞茶瞬間,奶與茶相互激濺的效果,創造出具有強烈個人風格的作品。

 

受王家衛電影中瀰漫的香港氛圍啟發,設計師在十字冰室中創造出電影場景般令人耽溺的「時間感」。好比說經典的窗框、半透明的線型玻璃、書法字體的菜單及馬賽克磁磚地板,這些來自於傳統冰室的代表元素,像精準地朗誦密語般,開啟了一條通往舊時香港的走廊。同時,在霓虹招牌下,沾染著橘黃光影的鐵柵門及牆面廣告,引人追憶那六零年代的後街深巷裡,香港正閃爍著奇異的魅惑。以上元素並陳在簡約的黑、白、紅色塊上,賦予這些標誌性的元素更現代的詮釋風格。

.

霓虹招牌將內部裝潢暈染上幽微的橘黃光芒,引人追憶那消逝了的霓虹街道。

 

菜單的呈現方式則以老冰室常見的手寫風格設計。

 

採用本地乳品品牌用以裝載牛奶的紅箱作為儲藏空間。
 .
雙人卡座可說是香港冰室的同義詞,一旁是以經典窗框為形象設計而成的燈箱。

 

時至今日,復古早已不是新鮮的套路,所謂情懷,在商業社會中也成為可供販售的商品之一,好比去重新開業的金雀餐廳,指定入座梁朝偉與張曼玉坐過的卡座,點上一份要價不斐的花樣年華套餐。我們樂於擁抱舊時代的產物,不執著於舊即是好的迷思,而是當舊的事物,經過時光淘洗以新面目示人時,它指引了我們來路。

 

鐵柵門和牆面廣告召喚出老香港的街巷情懷。

 

六月,暑氣蒸騰。我和同行友人在冰室裡消磨了大把大把的時光,從用餐尖峰的滿座坐到午後的三兩閒談。在港島工作的朋友笑說,她從沒這樣無所事事地坐一下午,這太不香港了。正望著門外有些出神,一位少婦推門進來,攜著一對小兄妹入座。她給兄妹倆一人點了一支十字雪糕,哥哥率先樂不可支地喫起,濃滑的牛奶沿著甜筒流淌手指,亦渾然不覺。少婦微笑地看著他倆,也許想起什麼,也許不想什麼,只是笑。那是既魔幻亦寫實的時間,既是過去亦是此刻現在。十字冰室以舌尖上的味道作為號召,造一扇通往老香港的門,在一開一闔之間,一進一出之間,趕不上五零年代的人們,新與舊在此交會的瞬間,正好趕上了。

 

.

 

Photo Courtesy of Studio UN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