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達米恩.赫斯特(Damien Hirst)在威尼斯格拉西宮(Palazzo Grassi)及海關大樓(Punta della Dogana)推出最新的個人展覽《難以置信號殘骸的寶藏》(Treasures from the Wreck of the Unbelieveable)。

 

人是有機體,有生命的個體,既然如此,面對死亡也就無可避免。若說死亡是相對於生命的存在,那麼它是生命消逝的那個瞬間,還是生命被抹去的那個狀態?如果真的要了解死亡,除了我們生命當下沒有辦法觸及的死亡,我們是否永遠只能從他者生命的逝去來理解死亡?

 

或許正是因為死亡難以定義、難以靠近,直面死亡因此變得禁忌卻迷人;我們害怕生命盡頭與它的未知,但同時也想理解它的意義。如此的矛盾情緒也正是藝術家達米恩.赫斯特(Damien Hirst)作品的撩人之處。

 

赫斯特從年輕時就對屍體有個高度興趣,求學期間他甚至還去太平間兼過職。這張照片是他的作品《與頭顱》(With Dead Head, 1991)。

 

青少年時期開始,赫斯特就對屍體有著高度興趣。他不但著迷於醫學解剖書,也常往來學校解剖室;求學期間,他甚至曾在太平間兼職,也為屍體畫過素描。這些看似平凡卻又不尋常的經歷,深深影響赫斯特日後的創作主題與選擇素材。

 

赫斯特的「醫藥櫃」系列作品。(左)系列的第一件作品《罪人》(Sinner, 1988),他收集祖母癌症離世前所用的所有藥物,重新拼湊出完整的祖母。(右)《對我來說不再有任何問題了》(Nothing is a Problem for Me Anymore, 2011~2012),此時期的赫斯特不再如以往,依據藥的作用器官,把廚櫃當做身體一般,依照位置排列藥品;後期的他關注藥品的極簡包裝,以呈現和諧的色調為主要創作手法。

 

大學期間,赫斯特開始了「醫藥櫃」(Medicine Cabinets)系列創作;他將祖母癌症離世前所使用的藥物通通放進一個空櫃中,彷彿藉由這些幫助祖母對抗疾病的藥罐,能夠完整的將她拼湊出來。同個時期,赫斯特也開始著手他的「圓點畫」(Spot Painting)系列,以不重複的色點排列,讓顏色在畫面上各行其道,卻又有著不相干擾的極簡和諧;而赫斯特也將這系列的後續畫作以藥品命名,重疊藥物的色彩斑斕跟圓點畫純粹的感官愉悅。

 

赫斯特的「圓點畫」系列作品第一作《圓點畫》(Spot Painting, 1986)。他以不重複的色點排列,企求呈現色彩不相干擾的極簡和諧。

 

(左)《醋酸酐》(Acetic Anhydride, 1991)/(右)《鮑魚丙酮粉末》(Abalone Acetone Powder, 1991) 這個時候赫斯特也開始用藥品化學名稱命名畫作,也是他將藥物的意象和色彩斑斕的圓點結合的企圖。

 

至此,我們不難嗅出赫斯特作品中特殊的氣息:即便在死亡陰影下,藝術家仍毫無畏懼直視其中的美麗。然而,赫斯特仍只是個沒沒無聞的藝術家,但一切都在他「展示」(Vitrines)系列中的《一千年》(A Thousand Years)問世後,有了改變。

                                                                                                                 

在《一千年》中,赫斯特在玻璃箱內放入了腐化的牛頭和蛆;隨著時間逝去,蛆孵化成蒼蠅,寄生在牛頭上產卵,死去之後,新的蛆又從牛頭中誕生。《一千年》展示了由死亡開始、進行中的生命循環,它不但讓人重新思考死亡的意義,也讓赫斯特找到了日後的贊助人查理斯.沙奇(Charles Saatchi),能夠不計成本的進行創作。

 

.
赫斯特的《一千年》(A Thousand Years)作品。除了以牛頭、蛆和蒼蠅將生命循環完整呈現,這個作品也讓赫斯特得到查理斯.沙奇(Charles Saatchi)的賞識,開啟日後藝術生涯的起飛。

 

因此,赫斯特花了五萬英鎊,創作出「甲醛」(Formaldehyde)系列的第一個作品:《生者對死者無動於衷》(The Physical Impossibility of Death in the Mind of Someone Living)。這個將鯊魚保存在充滿甲醛的玻璃櫃中的作品,不單讓赫斯特聲名大噪、獲得透納獎提名,也以 1200 萬美金的天價拍賣出去,成為90年代最近代表性的藝術作品之一。

 

赫斯特「甲醛」系列的第一件作品《生者對死者無動於衷》(The Physical Impossibility of Death in the Mind of Someone Living),展出實際上已死亡,但看似又像活著的鯊魚屍體。這個作品不單只是讓赫斯特成為當代極具代表性的藝術家之一,也是90年代最具代表的藝術品之一。

 

赫斯特從未曝光的作品《遺失的愛》(Lost Love, 2000)自 2015 年開始在米蘭 Prada 藝術基金會(Fondazione Prada)展出。

 

綜橫藝術、音樂與時尚領域相當多年的赫斯特,在今年威尼斯雙年展期間,於格拉西宮(Palazzo Grassi)及海關大樓(Punta della Dogana)展出個展《難以置信號殘骸的寶藏》(Treasures from the Wreck of the Unbelievable)。從4月9日到12月3日,赫斯特的個展有意無意地與威尼斯雙年展重疊,讓參與威尼斯雙年展的遊客也能躬逢其盛。他以虛構的沈船與收藏人故事包裝,展出從海底挖出、滿覆珊瑚、貝殼與藤壺、以神話人物和古器物為主的雕塑。在格拉西宮與海關大樓這兩幢與運河緊緊相鄰的水城古蹟,重現沉潛水底的歷史遺跡。

 

《難以置信號殘骸的寶藏》將從水底打撈出的古文物放置於威尼斯鄰水的古蹟中。上圖為系列作品《Demon With Bowl》 Photo Courtesy of Prudence Cuming Associates. 
,
(左)《Aspect of Katie Ishtar ¥o-landi》/(右)《海神 Proteus》,  Photo Courtesy of Prudence Cuming Associates.

《Sphinx 人面獅身像》 Photo Courtesy of Prudence Cuming Associates.
. 

籌備了10年,或許這次赫斯特談的不只是死亡,而是介於真實與虛擬間、從死亡復活的藝術品的故事。

 

《難以置信號殘骸的寶藏》從4月9日開始在威尼斯格拉西宮與海關大樓展出,展期一路至12月3日,若要到威尼斯參觀威尼斯雙年展,不妨也到這裡走走,看看赫斯特的新作。

 

Photo Courtesy of Damien Hir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