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主流古典藝術的中心,肖像畫的傳統在歐洲有淵遠流長的歷史;作為一種展示,在政治用途、炫耀財富、宣告主權...等用途上,「肖像畫」一直是個強而有力的媒介,也讓這樣的藝術形式脫離不了嚴肅、八股、甚至是無聊的既定印象(試想,一個大宅/機構當中無不是以肖像畫作為權力展示的語言;古堡內有領主家族的肖像、台灣學校總有孫文、蔣介石的「玉照」)

 

藝術界從來不缺逆子,所以我們有了來自塞爾維亞的藝術頑童喬爾傑・奧茲伯特(Djordje Ozbolt )。

.

.

去年他在英國赫爾本博物館(Holburne Museum)舉辦了名為 The Grand Detour 的個展,從富蘭克林的肖像、一本正經的十八世紀貴族、到白雪公主與七矮人的童話,戲謔和戲耍是他的拿手好戲。位於薩默塞特郡巴斯的赫爾本博物館,本身就是個以英國18世紀的精選肖像畫為主要館藏的機構,選擇此地展出,也十分符合藝術家的惡趣味。

.
.

作品以古典傳統為底,混搭資本主義符號,所以我們在衣服傳統的風景畫當中看到了吃剩了麥當勞餐具、還有英國郊區住宅常用來裝飾庭院的花園地精。被印在美金100元上的富蘭克林,當然也成為被「致敬」的對象之一,還有什麼能比強勢貨幣搭配童話故事的虛構角色更具諷刺意味呢?

.
.

來自塞爾維亞的喬爾傑・奧茲伯特,在英國皇家藝術學院接受正統的油畫訓練,曾在紐約、蘇黎世、慕尼黑、米蘭等地舉辦過個展,2017年更將在南韓、東京舉辦展覽,可以看出在亞洲藝術市場經營的野心;有興趣的讀者也可以在今年五月之前,於南韓首爾的 Baton 藝廊看見他的作品。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