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en von Unwerth 替 Vogue Russia 拍攝超模 Lindsey Wixson。

 

從約翰柏格教會了我們看的方法以後,一切形式的藝術創作在作者和繆思之間,總帶有幾分權利不對等的控制意味。當作者已死,鏡頭下的被攝體總是被物化、被奪去了話語權,要怎麼被觀看以及怎麼被詮釋,都不由分說。


女人無疑是最常出現在各種作品當中的客體。從馬奈(Édouard Manet)裸體野餐的古典男性凝視、泰瑞理查森(Terry Richardson)玩心大起的性歡愉、甚至到海夫納的花花公子封面女郎,鏡頭以及畫筆下的女人一直沈默,「性感」總是由男性詮釋。

 

但 Ellen von Unwerth 鏡頭下的女人不太一樣,她們有歡快愉悅、有調皮戲謔、有煙視媚行,這樣的性感不為了誰,只為取悅自己:

.
.
曾說過:「我喜歡捕捉女孩子 Have Fun 的樣子!」Ellen von Unwerth 的影像歡快、嬉鬧,帶一點情色意味卻又很有魅力,她們的性感不為了誰,只為了她們自己。

 

這個1954年出生在德國慕尼黑的攝影家,在20歲時被發掘,本身也從模特兒起家;在鏡頭下她總被要求維持姿勢、遵循口令,躁動的靈魂一直不安。直到她第一次拿起了相機,感受到攝影的魅力。

 

Ellen von Unwerth 從模特兒起家,那些被要求維持姿勢的日子抑制不了她,開啟了她的攝影生涯。

 

.
不畏社會給女人的框架、不服三從四德, Ellen von Unwerth 讓模特兒詮釋自我,不再只是個美麗的複製品。

 

1989 年,Ellen von Unwerth 替 GUESS 拍攝超模克勞蒂亞雪佛(圖左)一舉成名。2012年時兩人再度合作,替 GUESS 拍攝三十週年紀念 Campaign(圖右)。

 

自由歡快的鏡頭語言,以 GUESS 的克勞蒂亞雪佛大片一舉成名後,除了為 TUSH、VOGUE、Madame Figaro 等媒體拍攝作品之外,各品牌也爭相與她合作。瑞典的襪子品牌 Happy Socks 在2016年和她合作了系列的攝影作品,年輕的男模女模穿著招牌的彩色襪子以及內衣褲嬉戲,誰看了能不受這種歡樂情緒牽動?

 

她讓鏡頭之下的模特兒自我詮釋,再也不是一個個完美複製的美麗玩偶。

 

.
.
Ellen von Unwerth 2016 年跟瑞典襪子品牌 Happy Socks 合作,讓模特兒穿著鮮豔的內衣與襪子放肆嬉戲,感染青春的歡樂氣息。

 

Photo Courtesy of Ellen von Unwer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