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在很難用一個既有的名詞去定義 Erik Kessels。和視覺相關的,他幾乎都做;是廣告人、也做策展、搞過出版、閒暇時的興趣是從跳蚤市場搜集老照片、甚至還在攝影界佔有一席之地。即使你想用「視覺藝術家」來粗糙地為他安上個名分,但他本人仍拒絕被定義。一直到今天都還在跨界、打破文本的疆界,讓這個消費時代對他無話可說。

 

Erik Kessels.

 

1966 出生於荷蘭-這個走進一間 coffee shop 就可以買到大麻的國家,禁忌對於 Erik Kessels 沒有太大意義,他生來就是要越界、打破常識、反擊消費世代;像面照妖鏡,反射出人們的慾望和荒謬。

 

Erik Kessels 的系列作品《Valerie, in almost every picture #11》

 

1995 年他和 Johan Kramer 在阿姆斯特丹一起創辦了獨立廣告設計公司KesselsKramer,身兼 CEO 和創意總監(天才不寂寞,合夥人 Johan Kramer 也是個跨界才子,除了拍廣告之外,同時也是一流的製片人、攝影師)。即使背負著「廣告創意總監」這個身分,Kessels的作品卻常常被視作為反廣告的代表。

 

不可不提到的作品,是他為 Hans Brinker 旅館做的一系列宣傳。旅館本身就打著低廉、便捷的口號,稱不上有什麼優質服務;在產品本身就不優的情況下,身為一個廣告人還是得努力幫客戶美言幾句,做不成最好,那主打最差總行了吧:

.
.
.
Kessels以「世界上最差酒店」的概念來行銷這間旅館,可說是負面行銷中著名的幾個案例之一,這個行銷案後續也影響了旅館好幾個月房源熱銷,從沒看過哪間旅館服務做得這麼差還賣得這麼好...

 

除此之外也為許多國際品牌提供創意:

.
.
Erik Kessels 為 Diesel 做的廣告,即使沒有超模或明星的代言,他卻選擇將廣告傳達的重心放在社會意識,比方說暖化問題、自我認同...等等。
.
廣告之外,Erik Kessels 另一個身分是策展人,除了從 2000 年開始擔任攝影雜誌《Useful Photography》的編輯之外,他也有幾個特別著名的展覽作品:
.
Erik Kessels 於 2011 年策劃的展覽《24 Hrs in Photos》。他將人們在 24 小時內於社群媒體上更新的照片列印出來,龐大的數量顯示現代人被社群網站制約、以社群網站經營自我的現象,作品帶有十足的諷刺意味。
.

名為《24 Hrs in Photos》的裝置作品也帶了濃濃的諷刺意味,在網路社群、手機、修圖軟體等媒介的交互作用下,全世界一天究竟會製造出多少張照片?Kessels 用了這次的裝置直接將照片「印」出來為你計數:他將某天 24 小時內所有 Flickr、Google 以及 Facebook 上更新的照片列印出來,數量有多少?大概就跟你看到上面這張圖片裡面的量差不多。這是在 2011 年就被策畫出來的裝置,即使是在六年後的今天來看,依然是有濃濃的諷刺幽默感。


叛逆的 Erik Kessels,會進入廣告產業可以說是一種命中註定,身處消費主義的社會背景,還有哪個行業可以站在第一線,面對人的的慾望、平庸、以及消耗?
,
Photo Courtesy of Erik Kess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