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顆女子的頭從佈滿蓮葉的水池中伸出,雙唇微張,開出一朵舌燦蓮花;草地上,一雙纖纖玉手捧起另一顆女子的頭,瞪大雙眼,擋在私處前若有似無地遮羞。這是中國攝影師任航的作品,大膽、前衛,他們怪誕詭譎、百無禁忌,卻有股魔力讓人深深著迷,誘著我染上定期上他 Instagram 追蹤新作的癮。只可惜,從那天開始,我們再也等不到他的更新。

 

任航的作品大膽前衛,怪誕詭譎之下題材百無禁忌。

 

224日,這位才情縱橫的藝術家跳樓自殺,結束29年的生命。

 

他是攝影師、也是詩人。對任航來說,攝影是種本能的紀錄,所以他只拍自己想拍的,而非為創作而創作,與當代中國許多為了錢與名聲搞藝術的人相比,有點諷刺。任航的攝影啟蒙來自爸媽傳給他的一台底片相機,在百無聊賴的大學生涯中,攝影成了他的小趣味。他隨手拍著周遭的所見所聞,與生活中讓他快樂的一切。他喜歡美的、刺激的、好玩的事物,會開始拍攝人體,也是出於好玩與刺激。他覺得裸露的人體特別原始、特別美,就這樣從同學朋友開始,拍到自動找上門的陌生人。

.

.
任航以模特兒以扭曲、不尋常的肢體語言,直白地訴說故事。 

 

任航不喜歡太學術與理論的東西,更不會用攝影器材與數位相機。他回歸原始,純粹地用一台底片相機,直觀地拍攝出感覺合拍的一瞬。他認為感覺對了就拍,如果還在意調光、調快門,等到調好想法都沒了。就這樣,他用直白的鏡頭語言、充滿挑釁意味的題材訴說著不甚完美的故事。閃光燈下的畫面色彩鮮豔、對比強烈,拍攝著多半是東方面孔的年輕的人,以扭曲、怪誕、超現實卻極其美麗的肢體,在大自然或是都市氛圍之下大膽裸露。有時,佐以孔雀、錦蛇、西瓜甚至石榴籽這些看似無厘頭的道具,裝飾一幀幀帶有隱約性暗示的絕美詩意。

 

天鵝、孔雀都能成為照片人物最時髦的配件。
.
.
而花,也似乎成為對於性的美麗暗示。

 

相較知名人體攝影師 Terry Richardson 影像中歡快的情色感,任航的作品陰鬱許多、情緒也更加深沈。漸漸地,任航的獨特風格在國際間受到肯定,但在家鄉中國,他的作品仍被視為禁忌。雖然任航強調作品只是單純的美學呈現,沒有過多的文化、道德與政治批判,仍逃不過中國嚴厲的審查制度,甚至多次面臨被拘捕的威脅。看著看著,鏡頭下模特兒溫和的裸露,彷彿變成對這社會框架最無聲的控訴。

.

.
溫和而不腥羶地裸露著,有人稱任航的作品為「軟色情攝影」,然而對任航來說這個定義什麼都不是,他仍然是那個想拍什麼就拍什麼的大男孩。

 

至今受邀辦過22個個展、85個聯展,並幫許多時尚或是獨立雜誌拍攝照片,任航留下的作品精彩絕倫,他的英年早逝令人惋惜。幾天前才在 Instagram 上宣布新展動態的他,生前最後兩檔展覽正在阿姆斯特丹 Foam Museum(展期至312日)與斯德哥爾摩 Fotografiska Museum(展期至42日)展出,作品集「Ren Hang(任航)」也即將由 Taschen 出版販售,成為世人對他作品的最後追憶。

 

.
任航的展覽正在阿姆斯特丹 Foam Museum 與斯德哥爾摩 Fotografiska Museum 展出,作品集「Ren Hang」也將由 Taschen 出版販售。
.
Photo Courtesy of: Ren H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