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亨小傳》的華麗年代,黛西.布卡南終究是個虛構的洋娃娃;如果在那個爵士年代你需要一個女神,那麼就是藍碧嘉(Tamara de Lempicka)。


單從畫作認識她,已是風華絕代:緞帶般的髮絲、微張的朱唇、豐腴光滑的軀體,畫作中的主角不論是少女或婦人,都帶著半是輕蔑半是驕傲的眼神,十分驕傲、非常完美。

.
.

畫如其人,有過之而無不及,瑪琳黛德麗、英格麗褒曼等一代女伶,身上都看得到藍碧嘉的影子。出生於波蘭華沙的貴族家庭,生來就帶了藝術的種;精緻的生活也為她灌溉出了奢靡浮華的作品。

.
.

即便不是十月革命的戰火,這樣一個叛逆女子也會因為命裡的野性和冒險精神拎著一卡皮箱、華服、和顏料畫筆,逃離波蘭。如同許多藝術家,靈感總來自於生命經歷,藍碧嘉的畫作即是他的生活:從家人、貴族、浮華的派對場合到飽受飢寒的難民,都是她的主題。

.
.
.

和第一任丈夫誕下的洋娃娃般的女兒Kizette則是她最愛描繪的主角,也是藍碧嘉的謬斯。

和同樣喜歡描繪母子情感與家人主題的卡莎特﹝Mary Cassatt﹞相比,藍碧嘉的女兒肖像充滿了倔強;卡莎特選用的色彩淡雅靜好、溫柔滿溢,而藍碧嘉筆下的女兒卻線條剛強,既有少女的柔媚、也有宣示主張的驕傲。

.
.

藍碧嘉從未宣稱自己為「女性主義者」,這個標籤之於她也毫無意義,但她從生命中實踐了為自己而活的女性模板:對婚姻的自由態度、擁有雙性情慾(她和模特兒們之間的同性情誼),她的生活一如她的作品,從未在意過他人眼光,也是二零年代的摩登女子們最吸引人的特質。藍碧嘉因此成為無數後生晚輩的啟蒙女神,最有名的崇拜者就是瑪丹娜,更曾多次在MV和演唱會當中以影像向這位偶像致敬。

.
.
.

除了流行音樂,藍碧嘉也給了時尚藝術界許多靈感,時尚攝影師Marijana Gligic曾以她畫作下的女人為主題,創作了系列的攝影:女模在藍碧嘉標誌性的背景題材(粗獷、硬挺的水泥大樓)前賣弄風情;Dolce & Gabbana 在2001年的秋冬系列也是以設計師擁有的一幅藍碧嘉畫作為靈感。

.

.

談起女性在藝術圈如何被打壓或迫害都是多餘,藍碧嘉樂於擁抱女性畫家的標籤,她畫的最多的也是女人:家人、名媛、無名的女子、以及她自己;從二零年代的摩登女子(flapper)到瑪丹娜,每個時代都有一個揭竿起義的藍碧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