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量的藍紫霓虹光源、抽象的身體部位、還有毫無情緒的模特兒表情,利用這些冷靜的元素,西班牙攝影師 Txema Yeste 打造了一種另類性感的冷酷異境。


從記者的工作起家,這樣的經歷讓他的攝影作品多了一種旁觀者的自持:不涉入、只是冷冷的凝視與捕捉。紀實的攝影態度,卻偏好打造出夢境般的性感:

 

.

他讓模特兒帶起墨鏡、裝飾華麗,然後披上了紅紗;命名為緩慢燃燒 (Slow Burn,2017)

 

.
.

他讓黝黑肌膚的人體聳立與海洋之前,紋理像山脈、像雕像、像夸父追日的神話;

.
.
.

善於利用光影,更偏愛黑膚;他不想要給你直白的性感,他讓兩名模特兒仿若陰影般的共生共舞。

 

老式馬達電風扇、Jerry Cotton 的偵探小說、填充滿冰塊的浴缸、年輕正盛的女人,透過這些符號,攝影師打造他的城市熱浪一景 (Heat In The City,2017);除了熱、還有貧窮、老舊與透過文學的浪漫逃亡。

 

 (Heat In The City, 2017) 

 

作品當中也有屬於幽默嘲諷:正要搭上老舊壅擠地鐵的樂手與她的吉他、目的地的地鐵站(Jamaica Center,位在紐約皇后區,相較於右派經濟掛帥的曼哈頓島,這裡是次文化、左派、華人、勞動階級集中的聚落)然後這幅作品被命名為「標誌性的紐約」(Iconic NY, 2015)。

 

 (Iconic NY, 2015) 

 

從略帶惡趣味的命名到儀式性的擺拍,Txema Yeste 讓作品對觀眾產生了複雜的誘惑。獵奇、詭異、迷濛...這些形容詞很難與「性感」的形象連結在一起的名詞,卻在他的鏡頭之下相互滋養。

 

Txema Yeste (左) 與他替 Dior 拍攝的性感紅唇 (右),煙霧從口裡裊裊炊出的樣子也彷如異星幻境般眩目迷人。

 

1972年出生在西班牙,分別在巴賽隆納以及伯明罕完成了他的攝影學位,之後直接進入了職場。記者的工作太枯燥、沒有創作性,像是個無聊的史官;時尚對他而言才是最好的畫布,曾為 Vogue Italia、Vogue Russia、Numero France、Numero China 和 Harper’s Bazaar Spain 等雜誌拍攝過大片,在時尚攝影的世界裡,他就是造物的神。

 

.

Photo Courtesy of Txema Yes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