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lentina Loffredo, Until Further Notice, 2016.

 

對於義大利攝影師 Valentina Loffredo 來說,轉機來的總不遲,只在人觀看的方式。四年前,她因著嗜好拾起相機開始拍照,今年二月即在香港舉辦她的處女個展。就像許多新興人才一樣,社群媒體幫助 Loffredo 找到自己的觀眾。在她把自己實驗性的作品放上 Instragram 後,引來意氣相投的追尋者和藝術界的關注,這使她決定踏上專業攝影師一途。

 

我們不能用字面上的意思去解釋展覽標題《至於我,我很小》,因為「我很小」指的是 Loffredo 觀看世界的方式。「我用小女孩在雲朵中看到大象的方式去看這世界。」訪問中,她不僅流露出對於童趣心理的珍惜,且呼喚我們曾經擁有幻想的能力。同時,她的視覺風格中也洋溢著稚氣的氛圍:粉彩色調、低對比、小人物、大空間,再配上極微的陰影,強調幾何形狀和圖騰的簡潔美學,張張照片串成一本平面構圖強眼、老少咸宜的繪本。

 

Valentina Loffredo, Ariadne, 2015.

 

(左) Valentina Loffredo, Hit and Miss, 2015. (右) Valentina Loffredo, To Each His Own, 2016.

  

除了粉嫩的色盤和天真的意象之外,Loffredo 的影像沿有一致的構圖風格:小小的主體稱著大而乾淨的負面空間。這般慣性手法,不外乎是她寓意的主要工具。小主體是一個新的人生道路的開端,而負面空間就代表成長的機會。「我的簡潔美學是我立志於留一塊大空白給我的小人物,也是留一大塊可能性給他們。」她說。隨著開擴的空間和乾淨的幾何線條,她將小人物複雜的情緒轉化成平靜、正向也充滿希望的意象。

 

當我們在觀賞 Loffredo 的作品時,視線會先被亮眼的小人物吸引過去,接著不由自主地在主體和空間之間游移。最後全觀畫面時,思緒停在新的視角,留得完善的平衡,感受一陣平祥的回甘。「隨著時間空間持續進化和改變的觀念激發了我的生活以及對香港的觀察,」她表示,「我的作品質問我們認為理所當然的東西,例如透視、引力、平衡,並且提供觀者一個新的視角。如此一般,我們不需要用已知道的去假設這個世界。」

 

(左) Valentina Loffredo, Vertigo, 2015. (右) Valentina Loffredo, Little, 2015.

 

Valentina Loffredo, Find the Panda, 2016.

 

身為一位生活在異地的攝影師,任何瑣碎小物都充斥著新鮮感和文化訊息。而香港的城市面貌成了 Loffredo 最佳的靈感來源。每當她在街上看到有潛力的事物,她會先將所見畫面鎖進腦中,之後再研究如何將這畫面變更加有趣。最後她重新建構這畫面,依此進行拍攝工程。每一張照片的開始,源自於最初一剎那的眼光。

 

(左) Valentina Loffredo, ne in a Watermelon, 2016. (右) Valentina Loffredo, iCloud, 2015.

 

(左) Valentina Loffredo, !, 2015. (右) Valentina Loffredo, Sunny Side Up, 2015.

 

天真而不幼稚,樂觀而不盲從。Loffredo 用小女孩的思考方式刺激了我們看世界的視角,還原了我們充滿無限可能的心境。這作品系列不僅限於一個展覽,它更是一個現在進行式的計畫,泛意之下也代表著攝影師的自我認知。Valentina Loffredo 個展《至於我,我很小》(As For Me, I'm Very Little)於10月16日至11月15日在香港 KC100 登場,隨後也會在義大利米蘭展出。展覽之後,作品將在香港 Novalis Contemporary Art Design 常駐,大家可以試試用小孩看雲的方式來觀賞她的作品。

 

Valentina Loffredo, Distance,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