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王怡婷與她在蕭壠文化園區展出的最新作品《不存在的姿態》。

 

初次見到王怡婷的作品,是在兩年前的米蘭世博台灣館,當時,我們管她叫藝術家。受邀妝點推廣台灣美食的餐廳「食寓」的她,以台灣人入菜必備的長蔥、生薑與蒜頭為媒材、綁上以紅線固定住的筷子,將帶有濃厚東方色彩的人造結構與辛香料的原始樣貌並置,作為餐桌上的雕塑。她不主動干預植物天生的形體與姿態,以人造結構溫柔陪伴著創作主體,伴隨著時間推移,蔥、薑、蒜或枯黃或萎縮,在雕塑的外觀產生細微的漸變。這組以自然媒材創作、有著時間性的雕塑實在有趣,讓人過目難忘。聽聞她將在台南蕭壠文化園區舉辦個展後,我們於是動身南下,為的就是想深究她獨特的美學見的。

 

米蘭世博上台灣館「食寓」計畫上,藝術家王怡婷以台菜常見辛香料蔥、薑、蒜,做成桌上的雕塑裝飾。

 

隨著時間推移,蔥、薑、蒜或枯黃或萎縮,雕塑外觀產生細微的漸變,讓這些作品每一眼都是一種新面貌。

 

輕微而稍縱、脆弱而細緻,王怡婷的創作有著哲學般的詩意。畢業於法國馬賽地中海高等藝術暨設計學院(ESADMM),學校一旁的國家公園成為她以自然媒材創作的啟蒙。蔥蘢的樹林、蔚藍的海水、鮮明的四季遞嬗,以及豐沛的生態資源,公園內的萬物無不激發著怡婷的創作靈感。她曾在國家公園中現地創作,以白線串起滿地枯葉,懸掛於橡樹之上,形成一座偌大的裝置雕塑「線樹」(L'arbre de Fil)。藏身於針葉林中的橡樹是一叢常綠之中唯一一株正隨著季節更迭變色的樹,彷彿在一片永恆之間,只有它的時間仍然繼續,這般流動的時間性,成為怡婷作品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而這也正好是自然媒材與生俱來的特性。

 

2016年,怡婷在就讀的馬賽美院附近的蔚藍海岸國家公園(Calanques National Park)內,完成這件名為線樹(L'arbre de Fil)的現地製作。
.
她先用線綁住即將掉落的葉柄,並將線的另一端綁在旁邊小樹枝上,等到葉子掉落後,她再綁一次葉柄,將之拉到地面,彷彿凍結了時間,讓葉子停止掉落。

 

怡婷對時間的感官體驗似乎總比他人敏銳。著迷於法國的秋天,對她而言,秋天是道警訊。從葉子慢慢變色、枯黃的過程中,她見到了葉子的生命倒數,這股不可避免的憂鬱令她著迷。葉落的變化讓她不由自主地想要搜集,抓住消逝之前的任何可能。「我總覺得現實是稍縱即逝,但每個瞬間也可成永恆。」她說:「我想珍惜當下,並將每分每秒都視為獨一無二的存在。」

 

在作品時間軸(Timeline)中,她將變色的枯葉壓製成片,並把每片葉子主要的葉脈串成一條線,彷彿每一片都是時間片段,枯葉顏色的漸層也如時間軸一樣呈現遞嬗的時間變化。

 

有人說怡婷的作品像是消逝藝術(Art Éphémère),但她卻認為其實自己專注的是媒材的當下狀態。在作品甘藷(Patate Douce)中,她表現的時間性便不是消逝,而是增長。春夏時節,甘藷生長的速度很快,她在嫩芽每抽高一點時,就加一根竹籤陪伴嫩芽生長。「我試圖以這種不干預的方式,溫柔地介入有機體自然的生理變化,同時尋找自然結構與人為結構在空間中的平衡關係。」她謙卑地說著自己碩大的理念,理解著人類在萬物面前的萬般渺小,如此尊敬自然媒材的創作態度,也為他贏得扶植新銳藝術家發展的「台南新藝獎」垂青,獲得這次在蕭壠文化園區展出的機會。

 

作品甘藷(Patate Douce)與觀者討論的時間性並非消逝,而是生長。

 

怡婷在甘藷嫩芽每一次抽高後,便加一支竹籤伴其生長,尋找自然有機體與人為結構在空間中的平衡關係。

 

在她於新藝獎得獎的作品第二生命(Second Life)中,她以細長的竹枝為線條,延伸成經歷過二次砍伐的樹幹來不及長成的末梢。對她而言,這些假枝猶如植物生命戛然而止之前未竟的慾望,她以自身想像,幫助植物完成那些未完成的想望。不同於點與面,以線條架構出的虛型體積,不會干擾主體原有的自然視覺。有機體終究是有機體,那些人為創造,終將只是陪伴而已。

 

替王怡婷拿下台南新藝獎的得獎作品第二生命(Second Life)。

 

怡婷將長竹枝比擬為被二次砍伐的樹幹的未盡慾望,她以自身的想像,完成樹幹生命消逝前的想望。

 

同樣的概念也延伸到這次在蕭壠文化園區展出的個展《不存在的姿態 Disembodied Posture》上。這回,她以枯槁的松樹作為媒材,以在地養蚵人家綁蚵的黑線作為想像的松針,刻畫松樹死後未盡的旅程。經過精密修剪的松樹,是東方權貴人家門前的雕塑,長壽的松生前是權力與財富的象徵,乾枯後卻一無所有。深感於東方哲學對長壽與長生的高談闊論、以及對死亡及消逝的避諱,怡婷探索著死亡與價值間的關係,以及如何定義死亡的時間性。她挑戰人們對松樹的傳統思維,將死亡的松樹由過去的「極美」,雕塑成另一種未曾存在過的姿態。她想與觀者討論這種感官衝擊與反差:「到底,我們該如何在極美之上疊置不同觀感?如何在死亡之上加諸新生?又如何替早已失去價值的物品增加價值?

 

在個展《不存在的姿態 Disembodied Posture》中,王怡婷以台南當地養蚵人家綁蚵的黑線作為想像的松針,刻畫松樹死後未盡的旅程。

 

藝術家想反問觀者:「當我們已預知邁向死亡時,能否稱作死亡?又或者當物體在我們認知的死亡定義下仍持續改變狀況時,能否稱作死亡?」

 

枯松、人工松針、影子與空間繪畫(Dessin-espace)在生物與再生物之間展開成曖昧的對話氛圍,想像著看不見得能量傳遞。

 

為了能抵禦長時間海水侵蝕的蚵線堅固而強韌,與乾枯松針一觸即落的脆弱形成鮮明對比;以碳筆繪畫的線條延續或隱身在真實樹林間,對比著以人工方式仿松葉生長的樣貌漂浮在空中的虛無;平面空間與立體空間在此翻轉,平面成為立體的延續。所有物件在繪畫、影子以及再生物之間開啟曖昧的對話氛圍,以及對看不見能量的傳遞想像。王怡婷個展《不存在的姿態 Disembodied Posture》將於20171214日起至2018225日止,在台南蕭壠文化園區A4館展出。如果你想挑戰不同於傳統觀感的藝術衝擊,歡迎你到蕭壠轉轉,跟這些枯松與它們未盡的旅程,來場藝術悖論的思維辯證!

 

王怡婷個展《不存在的姿態 Disembodied Posture》由2017年12月14日起至2018年2月25日止,在台南蕭壠文化園區A4館展出。

 

Photo Courtesy of Yi-Ting 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