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之春」爆發後許多中東及北非國家政局不穩,大量難民湧入歐洲,引發各派的激烈討論。

 

近年來,難民危機一直是歐洲國家熱議的社會問題。北非與中東地區多個獨裁政權因體制僵化、貪腐嚴重、經濟衰退與失業率攀升,導致人民積怨已深,而長久以來對人權的侵犯與忽視,成為壓倒人民的最後一根稻草。由突尼西亞率先發難,一連串反政府運動迅速波及至鄰近國家。這場「阿拉伯之春」革命浪潮雖然成功推翻四個獨裁政權、逼迫多個政府改組,卻也觸發利比亞與敘利亞內戰。戰火下的大批難民循陸路或海陸偷渡至歐盟境內尋求政治庇護,伴隨而來的社會問題卻也造成歐盟境內反對聲浪高漲、右派民粹主義崛起。

 .
 .
數以萬計的難民及非法移民從北非跨越地中海,或是跨越土耳其及希臘的陸地邊界入境歐洲,再搭乘火車等交通工具前往歐洲其他地方,尋求更好的生活。

 

倫敦攝影師 Daniel Castro Garcia 長期以來關注難民議題。自 2015 年開始,他走訪多個難民集中的地區,以相機鏡頭挑戰這個敏感的話題,完成他對難民與非法移民危機的系列攝影「Foreigner(異邦人)」。

 

Daniel 的計畫始於回應西方主流媒體在難民議題上,過度危言聳聽的報導。他認為這樣的報導方式並未給閱聽人足夠的時間及空間去思考這些議題;因此,他想藉由攝影與難民面對面,深入了解他們的人生,以提供大眾一個更冷靜、客觀的觀點。

 

從中東入境的難民小孩席地而睡,趴姿讓人想起因逃離戰亂冒險渡害,卻不幸溺斃在土耳其海邊的敘利亞庫德族小童 Alan Kurdi。

 .

一群來自南蘇丹的流亡難民,在法國北部的加萊叢林以打牌作為生活苦悶的消遣。

 

這些年,Daniel 走訪與北非一海之隔的義大利、緊鄰土耳其與中東的希臘及巴爾幹地區、以及英法海底隧道旁的「加萊叢林(Jungle de Calais)」難民營,記錄非法移民與難民的生活片段。他以人性視角,捕捉一幅幅透著淡淡哀傷的美麗影像。這些影像有故事、有溫度,讓難民不再是個問題、不再是個數字、亦不再是個死亡人數。

 

(左)26 歲的 Aly Gadinga 離開塞內加爾之後,花了三年流亡利比亞、馬利及布吉納法索,以掙取足夠的錢讓他搭上一班載滿偷渡難民的貨車橫越撒哈拉沙漠。渡海來到西西里島後至今四年,卻遲遲未收到合法工作證。大家都很欣賞他正面的態度。截至 2015 年,他已有八年沒有見過家人。(右)兩名北非男子正在挽面修眉。
.
義大利蘭佩杜薩(Lampedusa),這裡是義大利全境打撈上最多難民屍體的小島。難民溺死於地中海的事件頻傳,蘭佩杜薩儼然成為船的墳場。

 

去年,Daniel Castro Garcia 和設計師 Thomas Saxby 合作推出攝影集,攝影展也正在倫敦 TJ Boulting 藝廊展出,將一路展到48日。除了影像,展覽也包含訪問、影片,以及 2015 年在義大利打撈上最多難民屍體的蘭佩杜薩(Lampedusa)和西西里島拍攝的動態影像。對許多難民來說,攝影記錄的是段正在進行或已經完成的旅程,但其實他們有更多同伴根本沒有這般運氣,能走到這一刻。

 

.
Photo Courtesy of Daniel Carlos Garcia/ John Radcliffe Studio
Source: CreativeBo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