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底登場的首屆NGV三年展中,中國藝術家徐震的大型雕塑作品《涅槃佛》備受矚目。Photo by Eugene Hyland.

 

2017年底首屆維多利亞國家美術館(National Gallery of Victoria,簡稱NGV)三年展在澳洲墨爾本開幕,出色作品馬上引起不小轟動。在來自32個國家的100位藝術家和設計師之中,除了已被廣為歌頌的巨型骷髏頭雕塑家 Ron Mueck 和光影裝置 teamLab 外,令人敬畏的名單上還有中國藝術家徐震的《涅槃佛》(Eternity-Buddha in Nirvana, 2017)。

 

高級策展人 Simon Maidment 挑選此作擺放在美術館的入口大廳,彰顯了NGV三年展企圖超越界限、總覽全球的雄心壯志。Photo by John Gosling.

 

受到NGV三年展委託創作,徐震完成了一件全長18公尺的《涅槃佛》,這是徐震永恆系列作品中最大一件,也是NGV三年展委託的20件大型作品之一。運用3D掃描技術複刻,徐震結合了中國唐代涅槃石窟大臥佛,以及希臘羅馬、文藝復興、新古典時期的雕像。如此將東西古典文化直接性的拼貼,敘述手法似乎有些粗造,但作品訊息一目瞭然,這是東西文化兼納融合最簡白的視覺翻譯。

 

徐震打造《涅槃佛》工程浩大,作品全長18公尺,重達15頓,光是佛頭就近1頓重,從中國運送到澳洲途中困難重重。Photo Courtesy of Trendland.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佛象徵人性的超脫與心智修行的圓滿狀態。相較之下,其餘15座希臘神祇和為紀念勝戰而作的雕像,露出人世間濃郁的七情六慾。巨佛恬適得側躺於基座,讓15座白皙的西方雕像散落、攀爬在祂周圍與身上,寓意對照強烈,不禁讓人驚嘆東西兩極的古文明在哲學思想上有根源性的差異。「對於文化之間的差異和隔閡,我一直充滿了好奇」徐震說,「但是『誤解』可成為認知與了解的開端。」

 

身為中國當代藝術家中備受矚目的人物,徐震的創作橫跨了影片、攝影、行為藝術、繪畫、雕塑和裝置藝術。野心勃勃的他在2009年成立了「沒頂公司」,之後再把自己的名字品牌化,直接了當將藝術放入商業脈絡。在創作方面,徐震將東西方經典結合,融解文化隔閡;在經營方面,將藝術與商業整合,疏通資經分配問題。合二為一的同時,如何協調共融、去惡換新,這是給創作著的考驗。藝術品如何宏觀無私,依舊取決於觀者的反應。願藝術能給予世人足夠的感動,創作者與觀者共創一個和諧兼容的世界。

 

15座希臘羅馬雕像各為:垂死的高盧人(The Dying Gaul)、法爾內塞赫拉克勒斯(Farnese Hercules)、夜(Night)、晝(Day)、受傷的阿喀琉斯(Achilles)、波斯戰士(Persian Soldier Fighting)、酒神和女祭司(Satyr and Bacchante)、克里斯托弗·德的陵墓雕塑(Funerary Genius)、跳舞的農牧之神(Dancing Faun)、蹲着的阿弗洛狄忒(Crouching Aphrodite)、納西瑟斯的謊言Narcissus Lying)、垂死的斯巴達(Othryades the Spartan Dying)、墜落的伊卡洛斯(The Fall of Icarus)、河(A River)、克羅托那的米羅(Milo of Croton)Photo by Eugene Hy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