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信花樹研究所(AMKK)今年再度重啟「地球外生命體2植物太空飛行」(Exobiotanica 2: Botanical space flight)計畫,再一次讓美麗的花束離開地球表面,紀錄它們抵達平流層而後墜落地面的過程。

 

植物,跟人類一樣,同樣身為生存在這顆地球上的生物,是種相當不同的存在。在土壤中生根,雖然一樣受到重力的支配、呼吸著相同的空氣,但為何植物總是如此美麗呢?如果將植物跟這些生存條件分離,它又會變成什麼樣子?這樣的存在還會一樣美麗嗎?

 

就讓擅長展現植物美學的東信花樹研究所(AMKK)來告訴我們答案吧。

 

擅長展現植物美學的東信花樹研究所與其他花藝流派不同,他們注重的不只是色彩或形體之美,而是從視植物為生物的美感概念出發,匯聚的感官瞬間饗宴。

 

這個由東信(Azuma Makoto)和椎木俊介(Shiinoki Shunsuke)共同創立的花藝工作室,和一般重視組合或擺放樣式的花藝流派不同,AMKK 的植物美學,不只是表面上的色彩或是形狀之美,他們希望讓植物花卉以更加鮮活的狀態出現,而所謂的美,是一種匯聚感官和瞬間狀態,完全接受植物身為生物的美感體驗;因此,即便是腐爛中的植物,AMKK 也認為那是植物這種生物的整體面向之一,生命背後的死亡亦是美感體驗中的一環。

.

.
相機與記錄高度及溫度的儀器追蹤著花束在太空氣球上的動態。這次的升空計畫,在兩個小時的飛行時間裡,花束和氣球一起經歷了約攝氏零下四十三點九的低溫,爬升平均約兩萬九千一百二十五公尺的高度。

 

為了看看植物在地球外的未知領域會是什麼樣的狀態,繼2014年的「綻放1號:地球外生命體」(In Bloom #1: Exobiotanica)計畫,AMKK 於今年八月再次展開「地球外生命體2:植物太空飛行」(Exobiotanica 2: Botanical space flight)。除了跟專門施放高空氣球的 JP Aerospace 再次合作,AMKK 利用當地超過一百種的花材製作花束,從內華達州的拉夫洛克(Lovelock)沙漠,施放至約三萬公尺高、攝氏約零下五十度的平流層中。

.
.
就算是在不宜生物存活的平流層,植物仍舊艷麗動人。然而當旅程結束、氣球爆炸、器材隨著降落傘緩緩回到地面之前,這些花束早就墜回地面消失無蹤;如夏花燦爛,或許短暫,卻曾經華美。

 

AMKK 準備的高空氣球由兩顆氣球組成,除了承載重達六公斤的花束外,還搭載了中畫幅的無反光鏡相機,記錄花束從大地解放,到達地球的稜線後墜回地面的過程。

 

 .
2014年的「綻放1號:地球外生命體」(In Bloom #1: Exobiotanica)計畫,除了紀錄一棵五十歲的白松樹盆景飛進太空,AMKK也將紀錄了利用數十種花材組合而成的花束上太空的過程。

 

或許一如生命的旅程,如果在墜落前能爬到所謂至高點,就算過程有些搖晃、有些分崩解離,旅程本身從開始到結束,都是很美的吧。

 

.
AMKK利用兩顆氣球組成這次的氣球載具,並且搭載了中畫幅的無反光相機記錄這次的旅程。

 

Photo Courtesy of Designbo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