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 Kahlo:Beyond The Myth」目前正在米蘭文化博物館(MUDEC, Museo delle Culture)展出。

 

暨大受歡迎的克林姆特展「Klimt Experience」之後,米蘭文化博物館(MUDEC, Museo delle Culture)由揮灑烈愛的墨西哥女畫家芙烈達.卡蘿(Frida Kahlo)接棒,揭開令人引頸期盼的「Frida KahloBeyond The Myth」特展序幕。展覽陳列上百件繪畫、圖畫、草稿、攝影、芙烈達親筆撰寫的情書與信件以及相關文獻,「Frida KahloBeyond The Myth」將成為這位愛國女畫家至今在歐洲最重要的展覽。

 

在芙烈達誕辰110年的今天,策展單位將展覽搬進前身為工廠的 MUDEC 美術館。圍繞著五個與她一生息息相關的主題—女性、大地、政治、痛苦與死亡—展覽深度剖視芙烈達的女性主義與共產思想、對墨西哥土地與文化的摯愛;感受小兒麻痺、車禍與三度流產帶給她的苦痛,以及對於死亡的思索。誠如主題「Beyond The Myth」所述,展覽企圖超脫所有圍繞著的神話,真實呈現她謎樣的一生。

 

今天的「Frida Kahlo」,不僅是墨西哥的藝術瑰寶、更是時尚與流行文化的 Icon。由她的攝影師情人 Nickolas Murray 於1939年拍攝的名作《Frida Kahlo on White Bench》就曾登上 Vogue México 封面。Photo Courtesy of Nickolas Murray.

 

芙烈達.卡蘿帶著神秘出生、隨著謎團逝去,不僅她聲稱的生日與出生證明有所出入,外界對她的真實死因也有諸多揣測。性格熱情奔放、敢愛敢恨的她情史不斷,卻又始終愛著花心的墨西哥壁畫家迪亞哥(Diego Rivera)。迪亞哥其貌不揚,仗著縱橫才情風流倜儻。他深受芙烈達才華吸引,卻又不斷出軌,甚至還染指了芙烈達的親妹,令她痛心疾首。他在繪畫上給了芙烈達諸多建議與幫助,也在生活上給了她不少精神折磨。兩人分分合合的婚姻成為她的創作動機,展覽收錄許多關於他們的相片與畫作,側面地帶領觀眾窺看兩人糾纏一世的烈愛。

 

踏入展場,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幅投影在牆上的芙烈達肖像。Photo Courtesy of Yves Tsou. 

.

一旁暗房內放映著由插畫家 Vanna Vinci 繪製,關於芙烈達生平的動畫《Conversation with Frida Kahlo》Photo Courtesy of Yves Tsou.

 

踏入展場,映入眼簾的是一幅投影在牆上的芙烈達肖像。介紹芙烈達生平的跑馬燈緩緩飄過,彷彿一切流言蜚語終將隨著時光流逝。拐個彎進入主展場,以「女人」為主題的展間陳列著她以女性視角創作的肖像,其中也包括展覽主視覺、受紐約現代美術館(MoMA)之邀而作的《Self-Portrait With Monkey》。畫中,象徵情慾與窒愛的猴子溫柔地將雙臂繞戴著項鍊、眼神堅定而殷切,卻仍有著距離感的藝術家頸上。巨大而沈重的項鍊是墨西哥前哥倫布時期的傳統工藝,象徵如枷鎖般束縛著她的痛苦回憶。透過這些時常出現芙烈達畫作中的意象,深入瞭解她的女性主義思想。

 

猴子常常出現在芙烈達卡蘿的作品中,象徵情慾與窒愛。其中左邊這幅於1938年應紐約 MoMA 之邀繪製的《Self-Portrait With Monkey》還是本次展覽的主視覺,右圖則是繪於1943年的《Self-Portrait with Monkeys》。The Jacques and Natasha Gelman Collection of Mexican Art. Courtesy of Banco de México Diego Rivera Frida Kahlo Museums Trust, México, D.F.

.

在1932年的作品《Henry Ford Hospital》

.

與1939年的作品《Las Dos Fridas(兩個芙烈達)》中,皆可清楚看見芙烈達對於流產及車禍對於她肉體造成的苦痛與精神上的折磨。

 

另一個時常出現於芙烈達作品中的動物,便是她的愛犬 Señor Xolotl 。命名自阿茲特克文化中以狗為形象的地獄之神 Xolotl,芙烈達將她對墨西哥文化熱愛移情於愛犬身上。在「大地」展間展出的畫作《The Love Embrace of the Universe, the Earth (Mexico), Myself, Diego and Señor Xolotl》中,陰陽兩面的宇宙之神擁抱著擬人成女子形象的墨西哥、芙烈達、迪亞哥與 Señor Xolotl,暗示作者人生經歷的苦難與掙扎—包括迪亞哥的風流、三度流產與身體殘疾。裸身的迪亞哥沈睡在芙烈達懷中,眉心的第三隻眼是智慧之神的象徵,道盡藝術家對他的崇拜。而從流著乳汁的墨西哥到層層擁抱,芙烈達也將自己對生育與把迪亞哥留在身邊的渴望愛入作品中。

 
芙烈達將對迪亞哥的崇拜、對生產的渴望與對土地的尊敬的多重意象融於1949年的作品《The Love Embrace of the Universe, the Earth (Mexico), Myself, Diego and Señor Xolotl》中。

 

除了畫作,連接展間的甬道上掛滿關於芙烈達的相片。從孩提時期的全家福、迪亞哥、情人鏡頭下的她到愛犬 Señor Xolotl,珍貴的影像完整了畫作與手稿無法詮釋的部分,彷彿又解開了些謎團之後的樣貌。

 

Frida KahloBeyond The Myth」於21日在米蘭 MUDEC 開展,將一路展至63日。策展單位精選展品,矢志成為有別於以往關於芙烈達的展覽。對芙烈達.卡蘿有興趣的朋友不妨把握時間前往米蘭看看她,感受那用生命揮灑的不渝烈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