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忙的東京街景,面無表情的人們匆忙地趕著路,彷彿只剩一副空洞的軀體制式化地走。不知不覺之中,生活在大都市的我們,似乎也被同化成這樣的軀殼。

 

在這個影像產出容易的年代,隨手拿起手機就是一個故事的開始。「街拍」可以隨興也可以嚴謹,促使你按下快門的那一瞬間可能是巷隅的一抹街景、一個令人感動的瞬間,或是,一個堅定的眼神。街拍往往是最真實的影像紀錄,在倫敦新銳設計師 David Gaberle 照片中,我們看見了現代城市中的人們:帶著空洞的眼神,如同軀體只剩空殼,沒有靈魂。

 

有別於台灣近期興起的一陣文青、網美街拍風,倫敦新銳設計師David Gaberle 透過他的作品「Metropolight」,帶領我們探索缺乏情感的現代城市。2015年,David 橫跨3600多公里,走訪幾個國際級大都市,拍攝現代社會帶給人們的負面影響。一次次的快門,記錄著紐約、東京、香港、上海、雪梨、倫敦和首爾的人們,在繁忙生活之下的百年孤寂。

 

.
走訪多個國際級都市,David Gaberle 以簡單的構圖,捕捉現代社會帶給人們的負面影響-冷漠、疏離、空洞的眼神以及被抽離的靈魂。

 

「儘管在大城市裡生活的人們彼此的實質距離靠近,工作和生活密不可分,但人們對此的態度卻是越趨猶豫和不願意的,我相信這是因為城市疏遠了人們。」David 說。在作品中,David Gabriele利用簡單的光影以及構圖,傳達出城市的冷漠和疏離。通勤的上班族站在運輸中的電扶梯,看起來就像是機器人般的整齊劃一;倚在車窗邊的男子,雙眼空洞的凝視窗外,彷彿失去了靈魂;凝視著車窗外的路人,折射的視角讓馬路另一邊的車陣與人群交疊,城市似乎又更加的車水馬龍。也許,這城市裡,有人與你每天都搭同一班捷運出門、走在同一條街上,可能,你們穿著相似的衣服、拿著一樣花紋的傘,分享著城市的每一個空間,同時,卻冷漠地將自己囚禁在隔閡出的世界。

 

折射的視角,深化了水泥叢林裡的車水馬龍與忙碌空轉。
 .
David Gaberle 照片裡的時間像是以慢動作般流逝,他則在這之中捕捉到人心最孤獨的一刻。

 

David 近期在 Kickstarter 上推出同名攝影集「Metropolight」,許多照片都是在商業區拍攝的,更加凸顯紮根於理性和個人成就的空間,如何把人與人的關係拉遠。人與人的關係並不是一開始就很疏離,只是經歷過太多,所以千瘡百孔的活著。城市塑造了我們每個人,David 希望人們在努力融入的同時,也嘗試著保有一部分的自己。

 

同名作品集「Metropolight」近期在 Kickstarter 上推出。

 

Photo Courtesy of David Gaber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