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irror 18, 2017.來自澳洲的攝影師 Murray Fredericks 推出新的系列攝影作品《虛榮》(Vanity)。

 

談到鏡子,最為人熟知的莫過於《白雪公主》裡的魔鏡了吧?「魔鏡阿魔鏡,誰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從這句話,我們能多少領會到鏡子這個物件所牽涉的一些意義:鏡中映像使我們得以看見自己、端正自己,同時它也代表了自我認識,甚至自愛自戀的人性特質。

 

那如果今天我們把鏡子放在湖中,然後為它照相呢?

 

攝影師莫瑞.弗雷德里克斯(Murray Fredericks)真的這麼做了,他是如此解釋:「不論是在個人或是群體層面,鏡子皆可以被看作是對自我的執迷。」在他最新的系列作品《虛榮》(Vanity)裡,弗雷德里克斯在艾爾湖(Lake Eyre)湖中擺放鏡子,企圖讓觀者的目光由自我的鏡像上移開,使我們能直接與光線、色彩以及空間進行情感交流。

 

Mirror 13, 2017. Murray Fredericks 將鏡子放在艾爾湖(Lake Eyre)的中間,希望觀者能將目光從自我鏡像之上移開,轉而跟空間裡色彩還有光線進行情感交流。

 

其實《虛榮》不是弗雷德里克斯第一個以艾爾湖景色為主的系列攝影,2001年他初至這座澳洲最大的鹽湖時,當地陌生又強大的寧靜感深深吸引了他。艾爾湖的侘寂風光將他從日常不斷襲來的焦慮中解放出來,這也使得弗雷德里克斯一再重返,捕捉近乎神聖、色彩各異的湖天一線。

 

Salt 8.

 

Salt 88.

 

Salt 104. 2003年初到艾爾湖,Fredericks 便被當地陌生又強大的寧靜感所吸引,之後他不斷回到那裡,捕捉近乎神聖的湖天一色之景,也就是他的《鹽─艾爾湖》(Salt–Lake Eyre)系列。

 

從03年開始到10年間,弗雷德里克斯不斷增擴《鹽─艾爾湖》(Salt–Lake Eyre)這個系列作品。對他來說,湖畔所見之景是種介質,傳達出他跟土地連結中的情感成份。而《虛榮》則將弗雷德里克斯的感受推往更深一層:鏡子像是通往崇高之處的過口,而攝影則是意欲捕捉這份完美的企圖。在無邊際的地平線和如綢湖面的陪伴下,弗雷德里克斯不攬鏡自照,而是堅決背離自我,消融在光線和色彩相互渲染的空間中。

 

Mirror 6, 2017.

 

Mirror 30, 2017.
 .
Mirror 12, 2017. Fredericks 認為鏡子像是通往自然更崇高之處的過口,而他的攝影是意欲捕捉這份完美的企圖。鏡子裡映照出另一側的風景,兩者相疊卻不衝突,將觀者往艾爾湖的自然景致裡更進一層。

 

Photo Courtesy of Murray Frederi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