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社會生活型態的轉變,以及資訊科技的進化,未來生活指向人際交流越趨疏離的局面,似乎不只為各類科幻作品的末世預言,而是可能發生於不久將來的板上釘釘。相當弔詭的是,人際之間的疏遠並沒有隨著物理距離的縮短而顯得減緩,反而在駢肩雜遝的巨型都會中,心的距離顯得更加遙遠而不可觸及。

 

說到冷漠社會的代表,日本首都東京可說是亞洲地區最常上榜的一員。面積大小為全日本47都道府縣倒數第三,但人口數則為日本第一,甚至多於第二名神奈川縣4,000萬人。想要體會東京這座人口密度高達6272人/Km 2 的城市有多麼擁擠,最簡單方式,只要試著在上下班時間搭乘地鐵,或是在週末時光走在渋谷街頭即可。然而即使有多少人在同一個空間中遊走,又有多少人居處於同一個鄰里中,那人際淡如水的標籤,就如同永遠會被搜尋引擎聯想的關鍵詞般,似乎永遠附屬於這座日出之國的母城。

 

 

在東京這般擁擠卻又冷漠的城市意象中,Tatsuto Shiba 這位出身於日本,並且遊走於雪梨與紐約等大城市的攝影師,反而巧妙的透過鏡頭捕捉了東京充滿光亮且富有生命力的一面。在同樣的擁擠街景與人群取景,表達東京冷漠意向的照片,在色彩上通常黯淡,彷彿整座城市與人都蒙上了一層灰。然而在 Tatsuto Shiba 的鏡頭中,他盡可能的加入街道中原本應有就該擁有的色彩,不論是招牌燈光的霓虹色彩,車燈創造的點點銀河或是單純街道的自然原色,同時也巧妙的平衡了這座城市的擁擠與密度,讓東京地景展現親人的面貌。

 

 

除了大範圍的街景攝影外,Tatsuto Shiba 的作品中亦有一部分以個人為主題進行攝影,他將此人安置於畫面正中央,周圍則堆滿了成千上萬物品。可以看到五金行老闆安坐於各式電器耗材中央、藝品店老闆在景品之中展現親切笑容、玩具店老闆在陳堆孩子夢想之中與人熱線。Tatsuto Shiba 透過鏡頭呈現的,是這座冷漠城市中的小小溫暖,每個人都佔有自己的一席之地,而這一席之地是能相互延伸,串接起人與人之間的交流。冷漠的不是這座城市,而是沒有好好的試著了解生活環境的自己。

 

 

Photo Courtesy of Tatsuto Shib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