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ourtesy of Hemya Moran.
.

你有沒有想過,在深愛著你的人眼中,自己會是怎樣的一個存在?攝影師 Lindley Warren 對這議題深感興趣,在她創辦及統籌的雜誌《The Ones We Love》中,Lindley Warren 蒐集許多來自世界各地攝影師的創作。這些情感真摯的影像雖有著不同的鏡頭語言,卻有著相同的情感羈絆,宛如一條複雜又不穩的細線,有形無形地將攝影師與他們的人生摯愛繫在一塊。

 

《The Ones We Love》收集攝影師們捕捉自己與深愛的人的親密瞬間。Photo Courtesy of Berber Theunissen.

 

在替雜誌挑選照片時,Lindley Warren 僅以照片是否在「探索人類的連結與互動」作為選擇基準,照片可以是偶然捕捉的一個瞬間、也可能是燈光、造型、角度與動作都已經喬好的一幅畫面。而這些讓攝影師深愛的「那一個」可能是一個人、一隻狗、一個地方或是一件事情,使得這些照片跨越物種、形式與性別,展現藝術家們對於「愛」—這個詞彙多面向的詮釋。

 

Photo Courtesy of Mo Castello.

 

影像的主角可能是一個人、一隻狗,或是一處讓攝影師魂牽夢縈的連流之地,跨越有時當我們說的愛情,只侷限於人與人的界線。Photo Courtesy of Nich Hance McElroy.

 

同時,影像中「被愛的人」可能是個具象的人或物,例如攝影師Brandon George Ko 全身裹覆著泥漿的姊姊;亦有可能是個難以言喻的未知形體,例如藝術家彭可(Ke Peng)在他出生地中國湖南,拍攝的一位生命中的美麗過客。

 

Brandon George Ko 裹著泥漿的姊姊,具象地呈現對姊姊的愛。Photo Courtesy of Brandon George Ko.

 

攝影師彭可拍攝的對象,則是個難以捉摸其完整容貌與形體的生命過客。Photo Courtesy of Ke Peng.

 

如同人世間的所有無常,《The Ones We Love》中的許多影像不可避免地散發著一股和諧、卻又若有所失的感覺。例如攝影師 Sarker Portick 拍攝的祖母,半張臉被顏料塗白,暗示著祖母的不久於人世。如同羅蘭巴特(Roland Barthe)替自己母親拍攝的快照一樣,流露出對愛人逝去的哀悼。

 

Sarker Portick 拍攝的祖母。人生無常,如今祖母已逝,但他對祖母的愛卻在這幅影像中永恆地存在著。Photo Courtesy of Sarker Portick.

 

雖然影像中的人物已逝,但攝影師與被攝者之間的愛,卻在按下快門的那一剎那,凝結成為令人感動的永恆。《The Ones We Love》雜誌目前出版了三冊,對這個計劃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上官網 Lindley Warren Instagram,欣賞更多動人瞬間。

 

攝影師 Natalie Krick 與媽媽的攝像,雖然場景、造型、動作都像是 set 好的,仍然流露出真摯的親情。Photo Courtesy of Natalie Krick.
.
Source: Feature Sh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