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威尼斯最近有一金柱擎天!

 

兩年一度的威尼斯藝術雙年展於上週六(513日)開展,打著「藝術萬歲(Viva Arte Viva)」口號,再一次將這有著千年歷史的浪漫水都變成一座大型美術館。正當雙年展如火如荼地在軍械庫(Arsenale)與花園區(Giardini)展出的同時,散佈於會場外的平行展(Collateral Events)也正在城市各個角落醞釀發生,這座金光燦燦的圓頂塔柱正如是。

 

位在威尼斯歷史悠久的 Dorsoduro 區,「金塔(Golden Tower)」是已故作家 James Lee Byars 創作過最大的雕塑作品,將在威尼斯雙年展期以會外平行展形式,從5月13日至11月26日,於 Campo San Vio 的大運河畔展出。

 

位於佩姬·古根漢美術館(Collezione Peggy Guggenheim)附近 Campo San Vio 的大運河畔,這尊金柱是已故藝術家 James Lee Byars 的知名作品「金塔(Golden Tower)」。將「金塔」矗立於威尼斯意義非凡,這裡曾是 James Lee Byars 的家,這座城市承載著東西方文化交匯的獨特歷史。對藝術家及其遺孀 Wendy Dunaway 來說,這柱金塔無疑是對那些美好年代的一場致敬。

 

作為「連接天堂與凡間,以及聯合全人類」的巨大信號塔,遊客能從城市的多個制高點遠眺這柱被藝術家想像為「全人類的紀念碑」的裝置作品。鍍金的表面反射著隔壁巴巴里戈宮(Palazzo Barbarigo)的馬賽克立面,在豔陽下一片金碧輝煌。

 

超過 20 公尺高的「金塔」些微地越過城市的天際線,在白日的照射下閃耀燦燦金光。

 

圓而潤的塔頂微微高過城市的天際線,在日光下熠熠生輝.象徵著聖神升天。策展人 Alberto Salvadori 解釋:「耀眼奪目的金色光彩象徵著太陽,也暗示著人們因知識與心靈體驗,內在充滿的光明。」他也臆測藝術家將柱體鍍金的更深層動機,是因為「金色象徵著偉大與無限的終極」。

 .
金色象徵著太陽的光彩,也暗示因知識與心靈體驗,充滿於人心內在的光明。

 

這座金塔也被視為藝術家與威尼斯的情感連結。自1982年起,James Lee Byars 斷斷續續地居遊威尼斯,並與離島穆拉諾(Murano)島上的玻璃吹匠密切合作,製作出如「天使(The Angel)」等藝術作品。原想於柏林圍牆旁豎立一座超過300公尺高的金塔,這個計畫直到 James Lee Byars 過世前都未能實現,但卻創作出這尊他生涯最大的藝術作品—超過 20 公尺高的「金塔」—並在柏林圍牆倒塌的隔年(1990年),於柏林馬丁葛羅皮亞斯展覽館(Martin-Gropius-Bau)展出。

 

James Lee Byars 於 1989 年時創作的作品「天使(The Angel)」,以威尼斯離島穆拉諾島上玻璃吹匠製作的精緻玻璃排列而成。

 

「金塔」曾於1990年在柏林馬丁葛羅皮亞斯展覽館(Martin-Gropius-Bau)展出,這次則被搬到威尼斯大運河旁。

 

James Lee Byars 也曾於巴黎杜樂麗花園展出名為 Untitled 的金色球體。

 

在 James Lee Byars 辭世多年的今天,「金塔」終於因雙年展回到了與有著情感牽連的藝術水城威尼斯,實現他於開放空間展出雕塑作品的絕美意望。

 

金塔與遠方的安康聖母聖殿(Santa Maria della Salute)搖搖相望。在 James Lee Byars 逝世多年的今天,金塔來到了威尼斯—這曾經被藝術家視為家的城市。彷彿 James Lee Byars 與威尼斯的羅曼史並未因他的過世而結束,它正在這座水城浪漫上演。

 

 

Photo Courtesy of Michael Werner Gall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