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攝影師 Andy Yeung 以自身居住經歷,結合對香港的情感羈絆,用空拍機拍出《圍城/Walled City》中懾人的香港地景。

 

前些日子初訪香港,降落之前,我下意識地望向窗外,試圖捕捉對港島的第一印象。機艙下,通天高樓由腹地狹小的港灣與高低起伏的山丘上竄起,張狂地向上伸展。那是香港獨有的城市景象,層迭的垂直建築群有如叢林,鱗次櫛比地排列著,正如香港攝影師 Andy Yeung 在系列作品《圍城/Walled City》中空拍的景象一樣,羅織著香港無垠的天際線。

 

.
有別於絕大多數關於香港的攝影,Andy Yeung 選擇利用空拍方式紀錄香港。過去幾年,他從操縱空拍機中獲得從何時、何地起飛最適合,以及如何避開電磁波干擾等知識。

 

在地狹人稠的香港,30層樓高是建築的基本配備,然而細瘦如柴的大樓內,生活空間卻是侷促,許多人就在這樣充滿壓迫感的居住環境下苟且著。水泥叢林內的生活悲催,牆外的世界卻有種密麻麻的數大之美。自從變形金剛4Transformer 4)與機殼特攻隊(Ghost in the Shell)取景之後,鰂魚涌的海山樓成了粉絲必遊;九龍的彩虹邨也因外牆五彩斑斕,成為網紅打卡熱點;更有無數的攝影師、藝術家,前仆後繼地來到香港,試圖捕捉鋼鐵森林中的香港味道。

 

.雖然居住空間擁擠,地面的公共空間卻有許多綠地、泳池與球場,也成為香港公共屋邨的特殊景象。

.

有別於絕大多數關於香港的攝影,Andy Yeung 的《圍城/Walled City》絕對是個獨樹一格的作品。他以自身在香港居住的經歷,佐以對無人飛行器的喜好與專精,空拍香港的高樓大廈。命名靈感來自惡名昭彰的九龍城寨(Kawloon Walled City),那是英屬香港時期九龍城內一座由居民自治的圍城、是政府當局的三不管地帶、更是犯罪與幫派的溫床。無牌醫生、聲色場所、鴉片煙館與狗肉食堂林立,儼然成為港島上的蛾摩拉。在1990年代初期拆除之前,這片僅有6.4公頃的地皮上曾居住著超過3.3萬的居民,人口密度高出今天紐約市的119倍!

 

.
雖然從路面上看的香港屋邨不甚美觀,在 Andy Yeung 的空拍攝相中卻有著幾何與對稱的美感。取材自早已拆除的九龍城寨,他要繼續用攝影,紀錄他所熟悉的香港。

 

雖然早已拆除,九龍寨城無疑是香港文化的重要象徵。Andy Yeung 以九龍寨城的形體與精神為靈感,從這樣的紊亂之中尋得美感,完成他最新的空拍鉅作。他認為雖然現在香港人住在擁擠、狹小的高樓、開窗看到的只有鄰居的窗戶,人們仍努力地維持和諧共處、並充分利用著為數不多的土地面積。他還沒對他的家鄉失望,他還要繼續用攝影,記錄著這塊土地上的美麗與哀愁。

 

Photo Courtesy of Andy Ye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