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indile I, Paris, 2014.
.
攝影記者、藝術家、時裝設計師、雜誌編緝以及一些較有洞見的消費者都深知一件事實—異國情調很有賣點。在白人霸權文化為主流的西方,這些將「未知文化」假想並建構成異質、對立且具有他性的思維,紆尊降貴地將異國文化對象化、本質化以及他者化,讓市場對異域風情充滿著偏見與好奇。這樣刻板印象的復刻、文化偏見以及文化挪用雖然為人詬病,卻仍在藝文界內層出不窮。
西方大多從白人霸權視角觀看異國文化,將其對象化、本質化以及他者化,讓市場對異域風情充滿著偏見與好奇,甚至衍生出加劇刻板印象或是文化挪用等令人詬病的行為。 (左) Thulani II, Parktown, 2015. (右) Nomalandi Wenda I, Parktown, 2016.

 

歐洲帝國主義以降,西方世界往往對於能夠加強他們對異國文化既有成見的影像深深著迷,並試圖從影像中解讀貧窮、落後以及那神秘而孤立的古老傳統。他們對於「真實性」的探求狹隘而偏頗,以致於往往忽略在這複雜而多元的現代社會中,相同人種在不同地區可能有不一樣的生活經驗,而且這些被定調為「異國風情」的人種,也可能就在其左右。

 

過去十年,來自南非的視覺行動主義者 Zanele Muholi 專注於記錄南非黑人的 LGBTQI 族群,受到一路而來的經驗以及遭逢過的社會政治事件啟發,她以仍在持續進行的自攝肖像系列作品 Somnyama Ngonyama(祖魯語,意思為歡呼!深色的母獅),顛覆加諸於黑人女性的失敗主義與歧視,將其反轉為對她們的喝采。以自己身體為畫布,Zanele Muholi 用這些以心理感受為導向的影像,衝撞著種族的政治性。

 

來自南非的視覺行動主義者 Zanele Muholi 系列作品 Somnyama Ngonyama,顛覆加諸於黑人女性的失敗主義與歧視,將其反轉為對她們的喝采。(左) Ntozakhe II, Parktown, 2016. (右)  Bester I, Mayotte, 2015. 

 

然而回應非洲人或是黑人的歷史代表僅是攝影集的一個面向Zanele Muholi 時常在讀到主流媒體上許多針對種族、性別與性向的仇恨犯罪後,反思身而為人的責任為何。透過 Somnyama NgonyamaZanele Muholi 給予那些「因為擔心被誹謗而無法創作或表達,那些妥協於自身種族、性向與性別表達而無法做自己的人們」一種肯定。她的影像重現了時尚與戲劇的鏡頭語言,她以蓄意安排的造型與動作,簡潔有力地向當代政治與種族表徵拋出疑問,探索有系統的暴力、關於美的多種觀點以及勞工的困境掙扎。

 

(左) Sibusiso, Cagliari, Sardinia, Italy, 2015. (右) Bakhambile, Parktown 2016.

 

Julile I, Parktown, Johannesburg, 2016.

 

以自己臉作為畫布,Zanele Muholi 用這些以心理感受為導向的黑白自攝肖像,衝撞著種族的政治性。 (左)  Nolwazi II, Nuoro, Italy, 2015. (右) Somnyama I, Paris, 2014.

 

在這些風格強烈的自攝像裡,Zanele Muholi 以自己的臉作為畫布,邀請觀者與每一張肖像來場私人對話。她是鏡頭前的模特,同時也是鏡頭後的攝像者。這是對於她反對個人主體剝削的一個強而有力的論述,同時也是主張自我文化認同的方式。Zanele Muholi 認為,自己在 Somnyama Ngonyama 裡述說著許多困境與苦痛,她不想將這種痛加諸到其他模特之上。「我也希望人們能從作品中看見自己,並將我黝黑的臉龐視為自己的。」她說:「我們要讓其他人了解,當他們遇見我們黝黑的臉龐時,以平等與尊重相待的必要。」

 

Somnyama Ngonyama 現正於倫敦 Autograph ABP 免費展出中,展期至20171028日。這是 Zanele Muholi 在倫敦的首場個人攝影展。

 

Zanele Muholi 希望當其他人遇見她們黝黑的臉龐時,能知道以平等與尊重相待的必要。 (左) Kwanele, Parktown, 2016. (右) Somnyama Ngonyama II, Oslo, 2015.

 

Photo Courtesy of Zanele Muho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