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洲島一隅。

 

說起長洲多數人一時不能在腦海中的世界地圖上準確定位,但倘若我們縮小範圍說,它就位在香港西南方十公里處的海上,且隸屬於香港呢


一般說來,人們造訪香港,為的是一睹維港華美絢爛的夜景,中環仰天所見摩天樓群切割出的幾何藍天,九龍島上人群雜沓的街巷間瀰漫的市井氣味,各有千秋的燒臘名店及茶餐廳,那些你我熟稔的香港印象

 

開始計畫第三次訪港時,我盤算著這回走個不那麼典型的行程吧,香港幅員有限,然而總有什麼風景與人事我不曾見過,長洲一行遂由此而生

 

中環碼頭是連接長洲與港島的門戶。

 

從中環五號碼頭上船,約莫一個小時航程便可抵達長洲。甫落船便有生鹹的海風撲面而來,那和城市裏迴旋不去的燥熱有著相當不同的膚觸。碼頭前的這條主道路家樂徑,素以海鮮街聞名,一眼望去皆是搭著棚架的食肆,服務生在外頭吆喝招呼著初來乍到的遊客,停泊一旁的漁船已為新鮮食材做了最佳保證。除外地遊客外,長洲亦是許多港島市民週末出城遁逃塵囂的去處,專程來這吃大啖一頓海鮮,質好味美之餘,價格亦肯定比在本島吃更平。這般島與島的關聯令我想起高雄的旗津,若以此比擬長洲,對尚未造訪過的人來說便不難想像

 

.
甫登上長洲,放眼望去,海面上全是載浮載沈的小船。滿街搭著棚架的食肆,販售著最新鮮的海產,這些小船無疑是食材們最佳的品質保證。 

 

長洲更可堪玩味之處其實皆藏匿於海鮮街後的巷弄裡。僅數步之遙往新興街裡鑽,情景霎時間便從遊人如織轉為住民的日常起居,水果攤雜貨鋪香鋪理髮廳等,午時才過,居民閒來無事在商鋪話家常,看店的人悠哉打理著貨品,一派天下本無事的態度我不禁想,與此同時,港島的金融機構正風風火火地進行著數額龐大的交易吧,旺角的連鎖藥妝店和金飾店該人滿為患吧都是生活。你說何者更好些,我沒有頭緒,總歸是選擇與不選擇或有時候,沒得選擇,現狀就這樣把你定了下來。

 

.
.
離碼頭僅幾步之遙的巷弄內,遊人如織的景象旋即轉為市井日常。居民悠閒地打理著店舖,與鄰人閒話著家常。實在很難與我們的香港印象多做聯想。

 

長洲由於南北兩頭較寬,中段狹長,形狀酷似啞鈴,故又有啞鈴島之稱。碼頭位於中段西側往東側走上五至十分鐘即可抵達沙灘。在前往沙灘的國民路上,有一間名叫島中坊研的手藝店。店主是一對長洲土生土長的年輕男女,畢業後就如同島上大多數的青年一樣,往返離島和香港市區工作,乘船時便埋首密密織織著布袋,一邊操忙生計一邊養夢的打工仔生活,自是捱不了多久,最後選擇在家鄉留下來,守著這島上唯一的一間生活雜貨鋪。這就是選擇。這般夢想與現實的拉鋸,是永不止息的交戰,恆久的自我答辯。然而說真的,夢想並沒有比現實高貴浪漫,懷夢的人亦不比直面現實的人更值得稱許。忠於自己的選擇進行到底,不再計較得失,毋寧才是所有問題的答案

 

島上唯一的生活雜貨鋪島中坊研,店主是一對土生土長的長洲青年。在經歷過港島的生活之後決定返鄉,經營起生活雜貨坊。

 

東灣泳灘和東南方的觀音灣,構成長洲一道圓弧狀的親水勝地。其中觀音灣更因是香港首位奧運風帆金牌得主李麗珊的練習場而聞名。多數遊客在香港若想踏浪,多會選擇歐美客鍾愛的赤柱,不過相比因觀光過度開發的赤柱,鮮為人知的長洲東灣,之於居民的意義更像是少年時與玩伴訴說情懷,晚飯過後沿海走上一段的去處,而對我這樣的外人而言,便是偷得浮生半日閒因為是偷來的,多不到揮霍,少不至匱乏,夠玩賞半日了,滋味和理當擁有的自是不同

 

.
.
長洲島的東灣泳灘與觀音灣鮮為人知,泳客可以在此獲得靜謐的半日閒。

 

再往北走些,過北帝廟拾級而上,順著山路走便可抵達北眺亭,從這望出去又是一番風景。一邊調節呼吸,一邊望海,我站在亭子的長椅上旋身,極目遠眺,天地大開大闔,那無垠的遼闊,對慣習了狹仄的城市動物而言近乎奢侈。空中有鷹時遠時近地盤旋。香港是麻鷹之城。在高度都市化的香港,向臨山處抬望,鷹遨翔天際,與人和諧共存的的日常景象,較拔地而起的摩天樓群更蔚為奇觀。值此一刻,你怎能不欣羨他,上天下地、馭風而飛,鷹活得好過你,有的空間多過你,自由過你。看在近幾年民主運動沸騰的香港人眼底,何嘗不是一道對海闊天空的投射與想望。

 

.
從北帝廟拾級而上,順著山路登上北眺亭。從這可以遠眺一望無際的海,以及長洲島全景。

 

長洲雖沒有渡假型島嶼那般舉世聞名,卻值得一探之處在於,它保留了島上居民生活的粗糲原貌,它不為遠道而來的觀光客而精心裝扮,轄屬於香港卻不是你想像中的那種香港。同樣的分秒,在香港走的風馳電掣,半刻不得閒,在一張船票可及的長洲,只是悠長成一個無所事事的下午,忽然將晚。

 

時間若是一只碼表,香港永遠是計時開始,長洲則是一鍵按停。

 

長洲簡易地圖
.

旅遊資訊:中環五號碼頭上船,約莫一小時可抵達長洲,依據普通/高速船及普通/豪華座位而有不同收

 

Photo Courtesy of 林敬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