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獻展(Documenta),當代藝術的指南針,吸引全球藝文人士五年一度的跋涉朝拜。今年第14屆文獻展首次劃分兩地進行,安置同等規模的展區在文獻展的家—卡塞爾,以及今年的南方嘉賓—雅典。

.
第14屆文獻展分兩個展區,同時在客場希臘雅典以及主場德國卡塞爾舉辦這場五年一度的藝文盛會。

 

向來政治意味濃厚的文獻展今年無畏地將思潮推向高峰,聚焦於雅典—一個近代陷入財務困境而遭歐盟邊緣化的地方,策展單位直率地將本屆主題命名為「以雅典為鑒」(Learning From Athens)。卸下北方的優幸,容納南方的盟友,文獻展史無前例地橫跨多緯度。為表之敬意,卡塞爾將最大舞台獻給了效仿古希臘帕特農神廟的作品,也是今年規模最大的「禁書神廟」(The Parthenon of Books,2017)。

 .
本屆卡塞爾文獻展將最大舞台獻給本屆嘉賓古希臘,由阿根廷藝術家 Marta Minujín 效仿古希臘帕特農神廟搭建成的大型裝置作品「禁書神廟」(The Parthenon of Books,2017)。Photo Courtesy of Roman Maerz

 

由十萬本禁書組成的「禁書神廟」是依照帕特農神廟的真實比例和結構打造的裝置藝術,諷刺地矗立於納粹時期德軍焚燒禁書的弗雷德里希廣場(Friedrichsplatz)。來自四方的參觀者目光無疑地被作品吸引,感受著藝術將歷史悲劇轉化為文明重生的能力。以古希臘民主象徵的帕特農神廟呼應自由思想對文明演進的關鍵地位,阿根廷藝術家 Marta Minujín 一筆寫下她對言論禁令的強烈反對立場。

 

從去年十月開始,Marta Minujín 對外公開十二萬冊禁書名單,鼓勵大眾、作家和出版社捐獻這些曾被列為禁書、或現在仍被某些國家禁止發行的書籍。此計畫獲得了廣大迴響,Minujín 收到來自世界各地多達十萬本禁書。她將每一本書包裝上真空塑套,緊密地佈滿神廟的鋼筋骨架上。在陽光穿透下,「禁書神廟」好似千萬個方形馬賽克鑲花組成的彩色玻璃,壯麗地撒下字字句句的彩光。

 

Photo Courtesy of Roman Maerz.

 

多達十萬本禁書包上真空塑套,緊緊佈滿神廟骨架上。在陽光之下,彷彿閃閃發光的彩色玻璃,無聲地對箝制言論自由的禁令抗議。Photo Courtesy of Maxie Fischer.

 

Marta Minujín 的創作啟發源於1983年阿根廷政亂時期,軍政府下達禁書令後,Minujín 隨即建造了第一座「禁書神廟」作為與政府對立反抗的回應。然而這次她為卡薩爾重造的神廟更具一番深刻意義,因為在納粹德國「打擊反德意志思想運動」(“Aktion wider den undeutschen Geist”)時期,兩千多本書在弗雷德里希廣場化為灰燼。此外,側邊曾是圖書館的弗雷德里希博物館也曾在1941年遭聯軍無情轟炸,高達三十五萬冊書付之一炬。延續該作品在阿根廷的精神,卡塞爾的「禁書神廟」也將在展覽落幕時開放大眾領取高掛在藝術品上的書籍。

 .
禁書神廟一旁的弗雷德里希博物館曾是一座圖書館,在1941年遭聯軍無情轟炸,高達三十五萬冊書付之一炬。Photo Courtesy of Rosa Maria Ruehling.

 

走出主館區,尚有三十多個展點分佈散落於卡塞爾市,若沒打算在這待上一週, 我們建議可先前往 Neue Hauptpost(Neue Neue Galerie)。這裡聚集最多數文獻展的委託創作,無疑是本屆亮點。轉進一樓主牆背後,橫跨整個牆面的影片作品是 Theo Eshetu 的 Atlas Fractured(2017)。五張巨大人臉投影層疊播放,各種族的面孔動態交替、融解再組成,帶領觀者品嚐幻魅的感官饗宴,同時深思跨國際、跨種族的人道議題。

 

Theo Estehu 將五張巨大人臉投影牆上,層疊地動態放映,讓各種族的面孔交替、融解、再組成。Photo Courtesy of Helen CH Ting.

 

展件密度最高的 Neue Galerie 位於主館不遠處,匯集德國與希臘關係的歷史文獻、歸還補償的議題、以及今年文獻展擴向雅典的答案。該館的重頭戲不外乎是 Maria Eichhorn 的作品 Unlawfully Acquired Books from Jewish Ownership(2017), 一座直達天花板頂的書櫃,放滿 1943 年時從猶太人手中非法竊取的書籍。令人皺眉的是,這些書籍目前仍是歸於德國柏林州立圖書館所有,存放在那七十多年的贓物似乎正逐漸被人們遺忘,在這裡,藝術品呈現給世人歷史性的罪,同時被要求認錯與懺悔。

 

Maria Eichhorn 的作品 Unlawfully Acquired Books from Jewish Ownership(2017)是一座直達天花板頂的書櫃,放滿了納粹德國從猶太人手中非法竊取的書籍,這些書籍至今仍未償還原主,由柏林州立圖書館所有。Credit to Maria Eichhorn/VG-Bild Kunst, Bonn. Photo Courtesy of Mathias Völzke. 

 

而最令人驚豔的展館 Former Underground Train Station(KulturBahnhof)是卡塞爾車站門口的鐵皮屋,裡面通往地下廢棄的車站舊址。走下已停止運作的手扶提,底下是 Michel Auder 的新作 The Course of Empire (2017),由14台尺寸不一的螢幕組合成的影像拼貼。畫質不清的手機影片,此起彼落地播放著過去、現在、行為與文獻,配上摘錄 Alexander von Humboldt 關於奴隸制度的語錄。藝術家用粗率手法暴露帝國成型的過程,直接也間接的比喻這社會,選擇將作品放置在隧道深處內,更顯黑暗酸澀。

 

Michel Auder 的新作 The Course of Empire 由14台尺寸不一的螢幕組合而成,粗率地暴露帝國成型的過程,直接也間接地對應到今日社會。Photo Courtesy of Helen CH Ting.

 

隨著季節轉秋,14屆文獻展漸入尾聲。繼7月16日雅典展區閉幕後,卡塞爾展區也將於9月17日正式落幕。雖然不少評論家表示今年突破性展覽模式與運作概念的方式,讓不少參觀者看的懞懞懂懂、昏頭轉向。但我們可說,文獻展指引出的議題,也不是讓人可以瞬間吸收消化的速食訊息。若不甘於下五年的漫長等待,現在尚有一個月的時間讓你能前往卡塞爾參觀,體驗五年一度的大規模藝術展覽,傾聽人們的質疑與暢述,與來自世界各地藝術家、藝文領域人士和藝文熱愛者相識,共襄盛舉這場文化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