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奶茶必須放進嘴裡思考,例如 James House 的鮮奶茶。擁有講究的厚度和香氣,老闆也很期待你入喉的表情。

 

被其他咖啡廳老闆譽為「全台北最好喝的鮮奶茶」,James House 老闆 James 笑笑回應,他沒說不敢當,因為他確實對自己的咖啡、鮮奶茶很有信心。坐落在咖啡廳、小酒館四起的安和路,James House 外觀看來就只是其中一間民宅,因為 James House 沒有招牌,想從外牆找點字跡線索也無法,必須靠近點看,或乾脆推進門。

 

坐落在咖啡廳、小酒館四起的安和路,James House 外觀低調,看來就只是一間民宅。也因為沒有招牌,得靠近點看、或是推門進去,才知道是否來對了地方。

 

「蘊蘊內含光」能適切地比喻 James House。店內沒有強求的香氛,只有咖啡、茶和奶香微微散在空氣;在這充滿手工刺繡、古董、木頭的空間,質樸的華麗感油然而生,有點18世紀法國的調調,從一杯茶裡進行生活的文藝復興。這裡的燈光簡單地很不簡單,全店的光線是由一盞盞復古燈具共同打亮,James說,天花板投射燈太商業感、冷冰冰,他期待這裡像個家,讓人進來能暫時忘卻生活中的煩惱,就像到朋友家作客。說得也是,沒多少人家裡會有投射燈。

 

「隨便坐,大小桌都可以坐。」James招呼著。

 

在這充滿手工刺繡、古董與木頭的空間內,質樸的華麗感油然而生,全店的光線是由一盞盞復古燈具共同打亮,James 認為,天花板投射燈冷冰冰的太商業,比起咖啡館,他期待這裡更像個家。

 

不藏私公開好喝秘方

之於聞風來這裡喝鮮奶茶的人,常會興奮地等待,就算需要一點時間。James House 的鮮奶茶有3種風味:伯爵、薰衣草、玫瑰,問 James 為什麼沒有阿薩姆、錫蘭等大眾口味,他笑說:「阿薩姆太粗獷了,我喜歡伯爵,香氣很優雅。」

 

這壺鮮奶茶很實在,讓我們嚐一口吧。啊──還真的少喝過那麼濃而無失準的鮮奶茶。James 早前說,他希望大家喝下第一口的反應是「嚇到」,驚艷於這等濃厚,還真的被他得逞了。

 

James House 的鮮奶茶有3種風味:伯爵、薰衣草、玫瑰,不管是哪個風味,都有一種奶油的滑順口感。James 說,那不是加奶油,而是他熬煮牛奶5小時的結果。

 

不管是哪個風味,他的鮮奶茶都有種奶油的滑順口感,James 分享,那不是加奶油,而是他熬煮牛奶5小時的結果。牛奶成分中有乳糖、礦物質和胺基酸等,他會一早或前一晚先用小火熬煮牛奶5小時,維持牛奶不起泡,直到牛奶從白色變成奶茶色。此時,牛奶中的蛋白質凝結,醇度、甜味和酸味都被提昇,拿去冰鎮做保存,等有人點時放入茶葉一起煮,是的,不加任何一滴水。

 

可是,除了奶油口感,還有那麼點淡淡的焦香味,又是怎麼來的?原來 James 在煮牛奶的過程中,會加入一杯濃縮黑咖啡來提香。造就這杯每次吞嚥都是不同感受的鮮奶茶。

 

這裡的消費組成很奇妙,有看似事業有成的中年男子、沉靜看書的女生,有網美,也有一看就知道來這裡從事文字工作或畫圖的人,大家不外乎憑藉著手邊的咖啡或鮮奶茶,作伴等待思緒平穩或靈感降落。

 

除了奶油口感,James 的奶茶還有點淡淡的焦香味。他在煮牛奶的過程中,會加入一杯濃縮黑咖啡來提香,造就每次吞嚥都是不同的感受。

 

咖啡全客製化,拿一幅畫考驗老闆的想像力

喝奶茶的男人是怎樣的?James 笑問:「期待母愛?」這我不得而知,不過,James 的確是個既不張揚卻也不溫順的男人。他的毛呢扁帽、酒紅色polo衫都洩漏一些。

 

他本來是經營寵物業的,做貓咪美容,最高記錄曾一次照顧8隻貓,他其中一隻橘貓,就叫「奶茶」。從20歲開始到前年最後一隻貓過世,James 說,他不養了,但店裡還是有不少貓咪的照片、擺飾、刺繡抱枕,紀念他的溫柔。

 

原先經營貓咪美容的 James 曾同時照顧8隻貓。在最後一隻貓過世之後,他沒有在養貓了,但店內還是有不少貓咪的照片與擺飾,紀念他的溫柔。

 

大概可以想見,這樣一個男人是不無聊的,甚至可能有些浪漫,可能有很多狂想,他全都發揮在客製咖啡上了。

 

James House 是無菜單咖啡廳,這是 James 的偏執,希望每個人都能喝到自己想喝的東西,而不是從菜單上做被選擇過的選擇,「每個人喜歡的味道都不一樣,無法從 Menu 裡挑。」他說。

 

可以客製到什麼程度?James 舉例,曾有客人帶新生兒的照片給他看,說想喝有孩子感覺的咖啡;或打開手機秀一幅畫,要 James 找味道。「咖啡的口感和味道是可以跟抽象連結的,我必須很有想像力,也要能知道在一樣的咖啡豆裡,如何去控制條件、變化出那麼多味道,還要兼顧穩定性。」他不畏懼所有「考驗」,既然說了無菜單,就要超越所有極限。

 

James House 沒有菜單,咖啡完全依客人想要的味道客製化。他發揮創意與想像力,不畏懼所有「考驗」,就要超越所有極限。

 

職人是專注把一件事做到好為止,藝術家是做一件事永遠在想怎麼做得更好,James 說,他是藝術家。其實,我覺得這裡更像深夜食堂,老闆會問候你,客人與客人間會攀談,每杯飲品都是一個故事、一個寄託,就算點了空白的幾小時,也是放鬆的,這大概就是生活吧。歡迎來品嚐 James 的藝術,對他「下戰帖」也行,看他怎麼回你。

 

Photo Courtesy of 薰鮭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