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奕勳(Angus Chiang)的新系列在上週於巴黎時裝周首次登場,原本這類型時尚藝術相關的內容,只會在特定的平台上刊出、只有特定的族群會關注,但這幾天社群網站及新聞媒體上瘋狂流傳各類關於江奕勳的文章,甚至連我不太使用網路的老爸都知道這號人物,到底江奕勳是誰?他為什麼會引起這麼多人的關注?

 

江奕勳 Angus Chiang。Photo Courtesy of Angus Chiang. 

 

出生於1991517日,不同於其他過去被稱為台灣之光的設計師,江奕勳的成長及求學過程都是完完整整的本土化,甚至一開始的成績不太理想。他從復興美工的電腦繪圖組畢業後,沒有考上自己原本期望的媒體傳達設計系,誤打誤撞進入實踐大學服裝設計系夜間部就讀,這一連串看似不太順遂的狀況,卻也意外開啟他的設計人生。

 

2013年,江奕勳帶著自己的畢業系列作品「航向月球 Sailing To The Moon」參加「倫敦畢業展時裝週 London Graduate Fashion Week」,以黑馬之姿,奪下2013國際時裝新銳設計師首獎,讓全球時尚界眼睛一亮。堪稱全球規模最大的服裝設計畢業展的「倫敦畢業展時裝週 London Graduate Fashion Week」創立於1991年,專門網羅傑出的服裝設計畢業作品,像 Alexander McQueenStella McCartney 等知名設計師都是在此被發掘,也讓倫敦畢業時裝週成為許多年輕設計師的夢想之地。2013年起對英國以外的國家開放競賽資格,而江奕勳在開放的第一年就奪得首獎。

 

「航向月球 Sailing To The Moon」靈感來自台灣傳統廟會特色:刻意使用顏色強烈的立體塑膠花包圍著中文吉祥話,將傳統元素鑲在象徵科技的太空衣上面,極具創意也充滿舞台效果。

 

觀察力敏銳、擅長將日常生活中平凡事物都化為創作靈感的江奕勳,2015年成立自己同名服裝品牌後,隔年以1990年代偶像羅百吉為發想,將記憶中的學校制服搭配上課業用品為設計理念,融入90年代色彩,創造「校草愛上花 Prom King And His Flower」系列,並帶著這個系列闖進倫敦時裝周。

 

2016 年倫敦時裝週上,江奕勳發表 AW17-18 Runway「校草愛上花 Prom King And His Flower」,以作業本為靈感、模特兒提著珍珠奶茶走秀、袖子別上糾察隊標誌,重現台灣學生文化。

 

滿是別針、用立可白塗鴉的中山女高書包以及水彩顏料也成為模特兒的配件 。

 

國外網站 Backstage Tales 更以「一位來自台灣的設計天才 A New Design Talent From Taiwan」來形容江奕勳的設計。江奕勳也以這個系列入圍路威酩軒集團(LVMH)新生代設計師大獎,是21位入圍設計師中唯一一位華裔設計師,更是首位入圍的台灣人!

 

台灣民眾大多也是從這個系列才開始知道江奕勳,但其獨特的設計,並沒有得到大多數人的賞識,PTT 上的鄉民紛紛以「這些衣服誰會穿上街,醜」、「藝術好難懂啊= =」、「這哪有什麼設計啊?印上去而已」等等攻擊性的劣評回應他的設計。

 

江奕勳當時的設計在 PTT 上獲得網友許多負評。 

 

而除了輿論的不看好,江奕勳還必須面對台灣時尚圈及業界的隔閡斷層,也為了現今大環境感到無奈。江奕勳在台灣打開名聲雖貶大於褒,卻接連受國外媒體及時尚業大大讚賞,更甚至在今年得到巴黎時裝周展出的資格,但又陷入資金不足差點無法成行的狀況。

 

江奕勳 SS18 形象照,模仿檳榔包裝的俗豔配色與字體,流露出濃濃台灣味。

 

就在上週,江奕勳終於排除萬難,帶著最新系列「她與她們的紅唇 She and Their Red Lips」在巴黎時裝周展出,這次他將台灣特有的檳榔文化,結合公路、單車運動、街邊攤販、檳榔西施融入服裝當中,把台灣的底層文化帶向國際高端時尚。這系列中的服裝款式看得到時下流行的服裝樣貌,更同時能夠在細節中看見江奕勳將台灣元素消化後利用,再配合上台灣1976樂團的中文歌曲,整個「台味十足」,在秀場上著實令人眼睛一亮。

 

江奕勳在巴黎時裝周上呈現的 SS18 系列「她與她們的紅唇She and Their Red Lips」。Video Credit to Fashion Feed.

 

對服裝設計師來說,能在巴黎時裝周登場可以說是意義非凡,台灣的時尚產業在國際一直都是邊緣到不能在邊緣的地位,這次睽違十六年台灣品牌再次入選,出場順序排在 Louis Vuitton 跟 Rick Owens 之間,關注度之高可想而知,但在台灣卻鮮少人關注此事,眼光只專注在這是令人無法理解的怪時尚上。

 

在東方文化逐漸火熱的時尚圈,能夠注入一劑專屬的台灣味實在難能可為,但其中一款以「檳榔袋」套頭的服裝卻引發台灣民眾又一陣謾罵,「看不懂就是時尚」「模特兒還能呼吸嗎?」等輿論又再次出現在網路上。江奕勳在秀後曾表示「我一直都在做與我出生地的文化有相關的東西。」沒有國外的名校加持、沒有家財萬貫的背景撐腰,台灣本土出生的他靠著自己的力量打進國際,將台灣的在地文化用時尚的方式去介紹給整個世界。他的才華屢屢得到國際的讚賞,可惜台灣人卻沒想過要去懂。

 

男模穿上顏色鮮豔的小可愛、套上檳榔袋,腰間繫著檳榔西施必備的找零小腰包,上衣寫著「it’s so hot today! I am so hot today!」一語雙關展現台灣春夏的酷熱以及檳榔西施的火辣。

  

檳榔西施這個台灣特有文化,身為台灣人的我們其實更應該秒懂:檳榔袋搭配胸罩、半透明乳膠材質讓身形若隱若現、俗艷的公路單車配上俗艷的多色網襪,實在不難發現台灣文化的影子。

  

時尚大秀本身很難懂,那是因為本來主要的受眾就不是一般人,只不過靠著網路傳播的發達讓全世界不同領域的人都能接受到最新資訊,但這也是最可怕的地方,許多網路上的鄉民仗著不用露出真實姓名未審先判,也因為並非真的能夠完全了解設計者所表達的,未顧及設計者本身的努力及發想來源,就以不夠專業的角度發表了意見。 

 

即便時尚的前衛無法被接受,但能在國際舞台上看到這些台灣文化,除了親切之外更是感動。對於一個新興的服裝品牌來說,前幾季將是建立設計方向及增加辨識度的最佳時機,如何打入那些幾十年鞏固出來的時尚大牌全看帶給人的印象夠不夠深刻。若在開始就直接製作可販售的成衣款式,其實反而很容易就被取代,江奕勳更深知這個道理的重要性,因此只能以「不管好的、壞的,有回應就是好事」來回應這些劣評。

 

SS17 溫哥華時裝周上,江奕勳以傳統的辦桌為靈感,少不了龍蝦及台灣啤酒,顏色也大量加入辦桌桌巾的紅藍條紋,將台灣在地的「辦桌文化」推向國際。

 

而台灣的大環境的確不利於時尚及藝術相關產業生存,這些需要美感的產業本身就不多人懂,再加上政府機關並未給予適合生存的空間,又老是發表俗不可耐的制服設計、將早已萎縮的時尚大餅資源分配給已經坐穩的成衣大業。我們無力改變整個環境,卻依然有很多人努力的在這塊土地上打拼,願意將台灣的美好帶給世界。也許不對作品和設計師多加評論,試著給更多想像的可能,都是更利於時尚藝術在這片土地上成長的方式,而時尚產業也更需要民眾的支持,才能讓夢想不被殘酷的現實抹滅。

 

.
「她與她們的紅唇She and Their Red Lips」概念影片,其實時尚沒有那麼難懂,端看你看它的角度而已。Video Credit to Angus Chiang.

 

Photo Courtesy of Angus Chiang If Not Specified.